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吃茶去

经常,烧好水说泡壶茶喝休息一下调整下心态,不要整天都急急火火,离了谁地球都在转。在团队里,自己不是不可或缺那一个,认真努力把能做的事做好,把能做好的事做到更好,不要成为可有可无的人,我如此想,亦如此殚精竭虑。
 
但是往往泡上一壶茶,就想起还有方案没完成,有一个计划也还要收个尾,可能10分钟后还有个部门会议要开……等手上的事告一段落说喝杯茶吧,才想起壶里还泡着。好好一壶茶,每每就是这样泡坏。
 
一周七天天挤公交,不管是9路、24路还是61路,车来人群蜂拥上,人群里不断有人喊不要挤、不晓得你们有哪样好挤的、不要挤到小娃娃等等,发出声音的人其实也是拥挤中之一。你不去挤,怎么会拥挤?诸如此类,每一个结果,每个人自己都是始作俑者和推波助澜者。不论是在整个社会还是在一个小团队里,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想要保持不变,就只有不断改变。
 
最近每周都看“梦想星搭档”。杨培安36岁出道;萧煌奇1976年生,因先天性白内障而全盲,以《你是我的眼》一曲席卷全台。褚时健76岁再次创业种出了“褚橙”。我今年36岁,正在40岁前的第五次创业。
 
办公室楼下的喷泉,每天都有人在那里拍照留影。
 
夏天时,同事旅行,为我请了一尊释迦牟尼苦行坐像回来,我将坐像的木盘里撒上白沙,安放在办公室两盆植物的隐秘处。每每觉得自己在工作上面目狰狞时,就数数念珠想想苦行者。
 
刚大学毕业的新同事,在跨部门沟通时遇到一些问题,签名说“凡事勿要想得太美好!”我给她留言说,凡事自有其规律。
 
《五灯会元》(20卷,南宋杭州灵隐寺普济编集)卷四记载,1000多年前的唐朝,有两位僧人从远方来到赵州(今河北石家庄市赵县),向柏林禅寺的赵州从谂禅师请教如何是禅。师问新到:“曾到此间么?”曰:“曾到。”师曰:“吃茶去。”又问僧,僧曰:“不曾到。”师曰:“吃茶去。”后院主问曰:“为甚么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师召院主,主应喏。师曰:“吃茶去。”
 
秋分后,要等到来年的春分,阳光才能再次照进我办公室。

Tags: 吃茶去 创业 五灯会元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32

野草疯长

一周七天,工作六天半。周日余下那半天难得冬天有阳光,在院子里翻土,结块的捻散。
 
我问:“是不是哪天我们要去花鸟市场买一点蛐蟮回来?”
 
老爸说:“不用,开春翻泥巴你就能看见它们。” 

我们在后院撒了一些菜种子,栽了小小两株花椒树,然后计划着葱蒜要种多少、韭菜也要种一些,哪里将来要种番茄、哪里是要种南瓜和冬瓜的、哪里是留出来种一些四季豆的、还要有一棵葡萄,这样那些墙头就能爬满绿色。说不定有一天,隔壁邻居能惊喜发现在自己花园墙头挂着新鲜欲滴的瓜瓜豆豆,摘下来尝。

几个月前,老爸就请乡下的亲戚准备了各种的种子,我们只种能够留下种子,来年播下去还能继续生长的本地品种,不要年年都要买种子只能种一次的“优良品种”。我认为,如果不能在来年再生的种子,实际上已经失去了生命力,当季的收成不过是埋在泥土中尸体的腐败开出的最后一朵妖艳的花,如此终将不可持续。老爸说,不打农药不施化肥,等过了年就能吃上自己种的菜了。香玉姐把石头从土里拣出来说,自己种出来的菜吃起来才放心,有土地才有盼头。
 
香玉姐在前院里插了几枝蔷薇,她说还要有月季、茉莉、夜来香、向日葵……还有楼下书房窗外的荷花池里,除了鱼,还要有两只小草龟。夏天的夜晚,月光照完别人家的院子,又来照我们家的院子,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看着月光静静从墙头汩汩淌下来,一直淌满荷花池,满院花香,花卷像野草一样自由生长。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亩三分地。
 
现在,我已把自己大卸八块,不多的肉肥瘦混合剁成肉沫,一半装进饭盒,放进冰箱冷冻室;一半埋在别人屋前蔷薇旁。骨头敲敲碎,用石碾一点点碾成粉末,装进两个青花小罐,一个和我的茶叶放在一起,一个埋在别人屋后花园里的玉兰树下;然后我就静静盘在草丛里静待来年,不知道开春土里会长出什么,不知道秋天会不会有收成。
 
我们都在一天天老去。等到我哪天老啊老啊,终于老不动了,就躺在我那只有6坪大小的道场里,闭上眼睛,任中庭里春天花开,夏天虫鸣,秋天叶落,冬天的雨挂在檐前结成冰;当终于呼出最后一口气,野草会从身体里刺破皮肤疯狂生长,然后慢慢我的眼睛里、耳朵里会开出一朵朵小花。

 

Tags: 野草 书房 庭院 菜园 生命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94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