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勇敢的肥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勇敢的肥专栏】村庄里的妇人和孩子们

【勇敢的肥专栏】
 
村庄里的妇人和孩子们
 
当我走在梦想的非洲路上,我知道,这就是我要走的勇敢之路。
 
第二天一早,硬是被隔壁的狗吠声给吵醒了,看表已经八点多,错过了看日出的时间。起来后,走到厨房用工人打好并过滤的河水简单洗漱了一番,便往河边走。此时的岸边都是洗衣打水的妇人和孩子,他们看着我拿着相机,便朝我招手微微笑,有个小男孩还淘气的放下举在头上的水桶,撅着屁股叉着腰给我照。我走近他们时,年纪小的孩子群嬉笑着跑开了,一会再跑回来看看我,然后又跑开了。我跟着他们跑的方向走,不知不觉从小路绕进了邻居的院子里。一位年轻的妈妈正抱着一个吃奶的孩子坐在树下烧柴火,我给她说早安,她朝我笑笑,继续干着手中的活儿,阳光穿透过树干洒在了这位母亲和孩子的身上,看着十分唯美,于是我问mama(当地人对妇女的尊称), 可以拍照么?她笑着点点头后,我才拿起手机拍。拍完给她看时,不禁自我感叹到:“多美啊!”。这时刚才那群奔跑的孩子一下子又聚拢了过来,躲在树后悄悄的观察我们。我知道他们是想看照片,便招手让他们过来,一群孩子头并着头挤在一团在这个小屏幕里看新鲜。我问他们:“给你们也拍照好不好?”其中一两个孩子应了一声:“yes”, 便站好了位置。为了能拍下他们全部的人,我让他们站成前后两排,“咔擦”一声,他们的样子就这样记录在了我的手机里。一张,两张,三张….每拍一张,孩子们都聚拢在手机屏幕前争相的看自己的模样,然后咯咯的笑着,实在可爱。用这样的方式很容易便和孩子们打成了一片,我往哪里走,他们就跟着往哪里走,我问他们什么,他们都直说“yes”,也不会再讲更多的英文。 最后,走到街边的一个小卖部里,我用身上仅带的零钱给孩子们买了糖果,算是作为今天和他们道别的方式。他们炯炯有神的眼睛瞬时笑成了眉弯状,露出白白的牙齿,一个劲的给我招手示好。
 
当我一个人独自往家走时,回了头才发现这群孩子还一直跟着我,实在是不舍,便在他们身前蹲了下来,说:“明天我还去你们的院子看你们,咱们明儿见吧!”,于是不忍再回头的走进了门。我知道,如果再回头,恐怕实在辜负不起他们那充满期望的眼神,走不了啦。
 
这一天,充满了满满的愉快和友爱。

Tags: 勇敢的肥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02

【勇敢的肥专栏】走进西方省的村庄

【勇敢的肥专栏】
 
走进西方省的村庄
 
当我走在梦想的非洲路上,我知道,这就是我要走的勇敢之路。
 
2011年10月1日,国内的国庆长假,我坐在当地的长途大巴上出差前往赞比亚西方省的一个小县城卡题玛玛里罗。12小时的车程里,我几乎没有合眼,一路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蓝天白云下笔直的沥青公路,两旁是一望无尽的长满野草和荒树枝的旷野,偶尔间隔着几个建有茅草房的小村落。碧蓝,翠绿的自然颜色,显得那么不真实,仿佛只在小时候画的水彩画里才见过。每到一个大的县城,车就会停下来上下客,司机也会接一些要寄走的包裹信件,一群妇人头顶着装满水果或是鱼干的簸箕总是在这个时候走近车身,开始向客人推销。她们的东西都是一口价,并不便宜,显然赚的就是过路人的钱。看见一个小女孩头上顶着苹果和柑橘在卖,便把她招了过来,购买了一些,方便路上充饥。就这样,看了一路700公里的风景,我渐渐感觉到我在贴近这里的真实模样,我心中想象了无数次非洲大地的样子。
 
车的终点站是在夏夏格县城中心的菜市场边上,拿了行李下车,第一次站在非洲某一个偏落的地方,感觉好奇妙,谁会想到有一天我会来到这么一个地方呢!不料,周边的人看我的表情感觉更奇妙,卖菜的妇人们,跑动的孩子们,还有正在喝酒的男人们,都睁着大大的眼睛愣愣的看着我,身旁的友人不禁笑了出来,缓缓的说道:“他们大概是没看见过年轻的中国女人坐大巴来到这里吧,所以才那么好奇”。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第一次被人当作像外星人一样的参观,实在是比较稀奇。这时,公司的同事已经开着车来接我们去卡题玛了,那是一个里夏夏格县城只有10分钟车程的村庄,公司的住宅便在那里。卡题玛实际上是赞比亚和纳米比亚两国的陆路通关口岸,很多运货的卡车每日在这里穿梭,频繁的贸易进出让这个村落在经济上逐年有所发展,只是政府过去对西方省经济的不投入,使得它发展非常缓慢。车很快开到了住的地方,是一座依傍赞比西河而建的小平房,看起来已经有多年历史了。外墙已经脱了漆,房顶上有一个已经不用了的大烟囱,窗户的玻璃在风中被摇得咣咣的响,老式的合页木门每开一次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我顾不得屋内的住宿条件如何,丢下行李在客厅,便径直往河边跑去了。因为赞比西河边的日落正深情的等着我呢,夕阳红彤彤的的光洒在宽广的河面上,而它本身金色的倒影就竖在红色河面的中间,河岸边的大树瞬时形成了黑色的背景,衬着河的光芒,这简直就是一幅油画嘛,我大叫出来。也是从那一刻起,我深爱上了这条赞比亚人的母亲河,从晨曦到日落,从夏到冬,我都想静静的守在它身边看着它。
 
睡在这个村庄的第一夜,尽管有狗吠,还有周边酒吧发出的嘈杂音乐声,我依然睡得安稳而香甜,因为我知道这里的一切才是我想要体验非洲生活的开始。

Tags: 勇敢的肥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44

【勇敢的肥专栏】初见公司的小黑秘书

【勇敢的肥专栏】
 
初见公司的小黑秘书
 
当我走在梦想的非洲路上,我知道,这就是我要走的勇敢之路。
 
在国内的时候,就在网上认识了同公司的小黑秘书kondani, 他是一位曾在上海同济大学学习过中文的小伙子。第一次发现他会中文,是在国内公司上班时收到了一张来自赞比亚的明信片,上面写着七拧八扭的中文字,一看便知道不是中国人写的了。之后,相互加了qq,他时常用礼貌的字句给我打招呼,当我正儿八经用中文和他聊起来时,他一急,又还是打成英文字了。
 
在赞比亚待了一个礼拜后,这个小伙子也刚从邻国纳米比亚出差回来。见面,相互打了招呼,他还是一副紧张模样,我看得出他想跟我聊天,可依然害羞得欲言又止。其实,我一直对他们黑人的卷卷头充满了好奇,可是一直没有找到近身的人可以问,于是,我轻轻走近他,问到:“我可以摸一下你的头发么?”卷翘的睫毛下黑色的眼珠,好似无辜而又真诚的望了我一眼,点点头,算是默许了,我小心翼翼的用手拉起一根卷卷毛,想试试能不能屡直了它,他终于又开始说话:“我们的头发是又软又很卷的,也长不了很长的。”“那非洲小辫呢?为什么会有那么长的小辫子?”他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那是不真的,不是自己的头发,是买的头发”。“啊!原来如此,是假发啊!”。接着,我两都笑了起来。而我们的友谊便是从这个逗趣的话题开始的。
 
之后,他主动提出要带我出去周边逛逛,我便随他出了门。走在路上的时候,他嘴里哼着歌,走路左晃右晃的,像是跟着自己的节奏在跳舞。路上不时有人看着我们,他又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心里不禁想着,果然是个害羞的孩子啊。一路走到了离家不远的赞比亚大学里面,他说要去看看他高中的同学。校园里的绿化很好,可是校舍十分破旧,我们走到一栋学生宿舍门口,看见男男女女都随意穿梭着,显然,这是男女混住的宿舍。随着楼梯上到三楼的一间宿舍里,三个男学生坐在这个不足10平米的房间里面,狭窄的过道只容得我们侧身走进去,一个大衣柜,一个电炉,一个写字台和两把椅子便是里面的全部。他的同学ALEX看到我的到来,急忙站起来把椅子让我坐,大家又一阵客气的自我介绍和招呼。接着,不知道话题怎么换到了宗教上,他们问我信不信上帝,看不看圣经,这时我才顿然发现这个诺小的宿舍墙上挂着一幅偌大的耶稣像,书桌上那本厚厚的圣经书也特别显眼。因为我是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一时间竟被问得有些尴尬,只好诺诺的说:“我还没有宗教信仰,不过我会有兴趣去读一下圣经。” 没想到,这倒让他们几位同学来了劲,立马打开圣经找出他们最喜欢的句段让我来读,当时我那僵硬的表情可想而知了,直到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夜幕降了下来,我和kondani便告别了他同学,准备返家。Kondani从宿舍出来,便急着问我感觉怎么样。为了不让这个害羞的男孩自尊心受损,我给了他一个满足的微笑,说着:“挺好,挺有趣!”。 其实,我的心里却一直是被他们艰苦的教学和住宿环境所震着,作为赞比亚最好的一所大学,不足十平米的校舍里要住上两个甚至三个学生,一个睡床,剩下的睡在地上的床垫,所有校舍共享一个洗澡间,一个洗衣间,就是这样的环境,每年入学的新生都还要争破头的申请。教学楼也是十分破旧的模样,硬件设施老旧也长年无人维护,更不要谈有什么软件设备了。整个校园最高级的要属中资企业华为赞助提供的两间计算机室和一栋在修的新校舍了。离开大学多年,却依然清楚的记着宿舍的模样,如今眼前这个破旧不堪的大学,作为赞比亚的最高学府,不禁让我唏嘘一番。话题扯远了,再回到身边的这位小秘书kondani, 我问他在中国读书感觉怎么样?他自豪而兴奋的直说好。“那为什么没有留下来?”这个问题没想到竟让他幽幽的叹了口气,半响才低声说了一句:“当时想回来了。”我见他神色不对,便没有再问,彼此沉默着朝着夕阳的方向一路往家的方向走去。
 
后记:后来得知kondani在中国并没有完成学业,是主动退学回来的,而退学的原因听起来十分的滑稽:他当时因为文化和生活环境的差异,导致得了留学生常见的思乡病,可他竟然觉得这是上帝让他回家的一个指向,他便想也不想的追随着上帝的旨意退了学。尽管回到赞比亚后,感到十分懊悔,又想回中国去继续读书,可是他的上帝没有再给他这样的机会。

Tags: 勇敢的肥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70

【勇敢的肥专栏】星期二的农贸市场

【勇敢的肥专栏】
 
星期二的农贸市场
 
当我走在梦想的非洲路上,我知道,这就是我要走的勇敢之路。
 
小时候,时常被父母带着一同去菜市场采购,市场里泥泞的地面,还有牲畜的各种臭味使我非常不喜欢去到那样的地方。只是没想到,到了赞比亚,去逛菜市场竟然也变成了一个十分好玩的活动。那天,我带着小数码相机跟着公司的人一起去每个星期二才有一次的农贸市场采购,待车停在门口时,一群小黑孩们已经围了上来,争相自荐要帮忙我们搬运采购的东西。径直往市场里走去,当地的小鱼干发出的腥味和黑人身上的体味混杂并弥漫在整个空气中,浓浓分不清楚。卖菜的几乎全是当地的妇人,下半身围着qitanga(当地的一种花式围布)随地而坐着,时而看到经过的路人,便对着吆喝几句。两处角落里,有两家开农场的中国人,她们卖豆腐,莴苣,蘑菇,豆芽这些非洲没有种植的蔬菜,生意十分的好,中国人,印巴人齐齐捧场。只见那位河南的大妈和她的女儿一起忙着指挥工人们从卡车上搬运蔬菜,带着河南口音的英语一句句麻溜的脱口而出,工人们竟也听得清楚,似乎完全没有交流的障碍,我不禁噗嗤的笑了出来,好有爱的沟通啊!
 
各种菜摊子很有次序的摆着,留出了一小条道给行人们穿梭,当地的妇女把采购的蔬菜熟练的放在盆里或纸箱里然后自然的顶在头上,甩着双手走出了市场;印巴的太太们则是拿着袋子,小心翼翼的周旋在各个菜摊之间比较价格;来采购的中国人,因为多是为公司集体食堂采购的,总是会买得多,所以身后多数跟着一个小黑孩子,买到什么便顺手递到身后让他们给拿着。各个不同地方的人,因为生活在同一个地方,都相当融入的聚集在市场上采购,因为是第一次看到,所以竟觉得十分有趣,拿起相机咔咔的拍起来。其实,当地人也不时投来稀奇的眼光看着我,可能是穿着打扮还有拿着相机的模样实在是太像游客,她们用噔噔的白眼珠直视着我,却什么也不说,我也不知道身上哪一点惹得她们如此好奇。
 
一番采购之后,从市场里出来,炊烟四处燎起,一些妇女们已经开始煮起了西马(当地用玉米粉做成的一种粉末,加水煮了之后便成面团模样,是当地人的主食)。帮我们提菜的孩子一直跟我们到停车的地方,把食材放进后备箱,拿到了10克瓦差的小费便高兴的跑开了。坐车离去的时候,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心里一阵满足,这是融入当地生活的良好开端哎。

Tags: 勇敢的肥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40

【勇敢的肥专栏】星期天集市

【勇敢的肥专栏】
 
星期天集市
 
当我走在梦想的非洲路上,我知道,这就是我要走的勇敢之路。
 
到赞比亚的第一个周末,被在赞待了多年的友人带到了每个星期天一次的手工艺品集市。早上九点,一个个小摊逐渐摆起来,有卖非洲木雕的,卖染布的,卖水晶石头的,卖水彩画的,还有卖中国小饰品的,整个广场从稀稀拉拉的路人一时间到很多当地人和游客都聚集了过来。我拿着相机四处逛着,边看边拍,所有的工艺品和卖工艺品的小贩都成了我的对焦点,特别是黑人小贩们的形象和一个个刻得生动的黑人木雕脸谱相印衬着,蓝天白云下的烈日城市景象又和水彩画中火红日落间猴面包树下的大象背影的森林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时,有小贩朝着我喊:CHINA CHINA, 也有对我说日文“你好”的,看来要让他们分清中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的长相区别,实在是太难了点。他们热情的招呼也让我动心的触近了问价格,只是每次都会被高昂的喊价给吓退回来,如此他们便更上前来游说,鼓励你还价,只要能谈,便就是有了生意成交的可能。几个还价的回合下来,已经总结出了经验:是否能以制胜的价格买到心仪的东西,完全取决于欲取又止的演技是否精湛。你越是表现得想买,小贩就越是难以退步让价,而越是表现得犹豫不决,小贩才越是想降价来促成交易。(这一招直至今天,都还是屡试不爽)。 最后,实在是对几幅画着非洲农村居民生活的水彩画动了心,便花了几十美金买下了,如今用木板镶着挂在了里维斯顿的旅馆里,向到来的客人们展示着这里最原始的风土人情。
 
后记: 星期天集市卖着大量用红木,乌木,斑马木等珍贵木材雕刻的木雕,还有铜矿衍生物制成的孔雀石工艺品,天然水晶做成的水晶树,由于这些产品在国内的稀有,再加上近年来非洲旅游的推广,吸引了大批国人游客前来购买,此后很多小贩们已经可以用简单的中文来跟英语不好的中国游客们沟通,价格也因中国游客的出手大方而疯涨起来,原本能用好价钱买到的工艺品开始越来越难寻。

Tags: 勇敢的肥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59

【勇敢的肥专栏】非洲“小费”初体验

2011年7月1日,我向公司人事部递上了我的辞职信。从那天起,我知道,半年前曾在办公室对着一张非洲草原上的长颈鹿照片发呆,然后大呼着我想去非洲的这个梦想,已经离我不远了。
 
2011年9月11日,在贵阳龙洞堡机场,再一次告别了家人,没有太多的不舍,满怀开心的踏上了去非洲的路。从杭州萧山机场起飞,乘坐埃塞俄比亚航空,当飞机在亚的斯亚贝巴(埃塞俄比亚首都)机场降落中转的时候,我已经不禁从背包中拿出大相机,开始拍周边的一切。飞机上,坐在窗边便已经可以一览非洲的各种地貌,裂谷,河流,死火山,草原, 没有任何人工痕迹的无边大地,一点一点的让我惊叹,真想马上下了飞机狂奔了去。
 
其实那时候,对于去非洲,没有任何的计划,没想过到了哪里究竟要去做什么,也不曾想过要在那里待多久,只是图个有亲戚在非洲的便利,到地球的那一端去看看稀奇。殊不知,一去,便深爱上那里,再也不舍离去。
 
…………
 
【勇敢的肥专栏】
非洲“小费”初体验
 
当埃塞航空的飞机落地赞比亚首都卢萨卡的时候,已经是飞了22个小时后的事情了,缺氧不适的身体也在那一刻缓解了下来。下了飞机,竟然没有摆渡接送车,由一个工作人员摇着小旗领我们从停机坪步行到达到厅,一幢两层楼的水泥建筑,便是这个国家的国际机场了。填好出境卡后,便是排队,出关。站在我前面的是一个中年白人,他掏出10美元默默的夹在了护照里,然后递给了移民局的工作人员,很快“啪”一下入境章盖在他的护照上,便顺利出关了。接下来便是我,移民局的这位mama(mama是当地人对女性的尊称)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漫不经心的问我,来赞比亚做什么的,住哪里,呆多久,接着又叫我先到行李处把行李拿到再折返回来拿护照。我一头雾水,但依然照做着,再回到她的柜台时,她又抬起头看了看我,说:我们需要买些饮料。时一同行的友人过来,笑着跟mama说,下次吧,下次看见你一定给你买饮料。就这样,mama不太情愿的在我护照上盖了戳,我和友人便一同出去了。还没走几步,又在海关检查处被一个男人拦了下来,指着我们的行李表示要开箱检查,随后指着我口袋里的一包妙脆角零食,意思让我送给他。我当场极度的无语,心想连一包零食都不放过,我真是服了你们了(直到如今,每次过海关,我都会想起“妙脆角”事件,然后忍不住笑起来)。草草给了他这包零食后,我便径直往外冲,生怕哪里又冒出一个人来要这要那。顺利走到停车场后,我们开始把一件件行李往车的后备箱里放,这时两个年轻的黑人走过来,开始很殷勤的帮我们一起搬,我当时想着,非洲国家的兄弟果然热情哎,还有主动过来帮忙的。可事实的结果是,他们索要的小费远远不等同于他们所付出的这点劳动力。 
 
下了飞机被当地黑人三次的索要,成功完成了非洲给我上的第一课:天下可以有白吃的午餐,但是不会有免费的劳动!直至接下来的几天,同样的情况不分场合,不分时段的发生着,一个路边的搭讪,或是一个正式场合热情的招呼,接下来的一句话便很可能是:我没钱,我需要钱买饮料,我需要钱买些食物,或是我需要钱买话费。整个国家,上到政府官员,下到平民百姓,如此自然的随处开口索要,让初到的我在感到惊讶之余,更是被他们问到觉得尴尬,犹豫着给还是不给。如果给他们,似乎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借口,如果不给他们,似乎也难以找到一个非要拒绝不可的理由。
 
来到这个国家的第一个星期,除开黑人们的卷卷头和乌红嘴唇间的大白牙齿,他们的索要行为着实是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Tags: 勇敢的肥 专栏 非洲 小费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06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