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百人贵阳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百人贵阳】叁拾柒:班应红

三年前,我带着不舍踏上北上的火车,前往一个陌生的城市上学,火车在黑夜中前行,熟悉的土壤的气息渐渐远去,仿佛脚底开始踏空,才意识到离别愁绪早已扰乱了求学的信念,眼泪几次欲夺眶而出。
 
生在贵阳长在贵阳,二十几年了,没有观览过贵阳的全貌。不久前的某一天我心血来潮,跟难得回来的男朋友撒娇说想去看看贵阳的夜景,现在也只是做了计划还没有实施,我把这个计划列在备忘录的第一条,生怕哪一天自己会因为忙碌而忘记,这样一件小事就会在光阴中摆渡几十年。
 
现在的贵阳已经被我们自豪的称作了小香港,回忆里的灯火阑珊早已被灯火通明替代。可能人总是怀旧的,至少我知道自己和身边的人是怀旧的。与闺蜜走在贵阳的大街小巷,总是会说起街头巷尾的变化,哪一家常去的小店关门了,哪一个地方拆迁了?这样不管分开多少年,经历多少事,只要聊起这个叫“家乡”的地方,我们总是有聊不完的事情,可能这就是乡愁吧,那些丝丝缕缕的回忆总是藕断丝连,时刻牵动着心里的某种情愫。
 
上个周末经过紫林庵的十字路口,曾经门庭若市的老新华书店已经变的冷冷清清,站在门口,打量着大门,印象里崭新的大门漆已经开始脱落,玻璃门里光线暗淡,落在地上的人影并不多,坐在门口的石梯上的人已经不是等待的父母或是买好了书,急于阅览的青年,是零零散散的小摊贩阵地了。这一间小二层的书店藏满了我对过世的母亲的思念,也装载着母亲对我的期望。小时候的我总是贪于玩耍不爱学习,母亲每个周末都会空出时间特意送我上新华书店,强迫我在这里呆至少两个小时,那时候我小小的,书店里的人又熙熙攘攘,我常常找不到可以坐的地方,所以我是不爱呆在新华书店的。
 
母亲不是个文化人,她也不爱书店,所以每次送我进来以后,她就会在门口或是坐着,或是四处走走,或是倚在人行道上的栏杆上,时间到了就会准时的在门口接我。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没趁着这份爱,多读一些书,所以才有现在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悔恨,我终是负了母亲的苦心。还好,我是说还好,长大以后,还是明白了母亲要教给我的道理,可是究竟是不知道她对我是不是还存着许许多多的遗憾了。
 
来回于市区和家里的公交车确切的也不知道更换了几种,直到现在如果回家,我几乎都会在公交车上睡着的,这是从小养成的很难改掉的毛病了。可是车虽换了,开车的师傅却是十几年还在岗位上,所以自然也有了一份安全感。
 
这里是贵阳,是我的家,我想自己将来还是会生活在这里,这里的公交师傅会载着睡着的我回家,很心安。
 
-------- 寻 人 启 事 --------
 
在人类城市拥簇庞大的群体中,个体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有多少人真正感到快乐,拥有与他人真实信任的纽带?在城市的人群里,人们对周遭持以漠然的态度,面无表情地彼此擦身而过,而不会对陌生的另一个体产生了解的兴趣。如果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那么100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心中,也定会有100个贵阳。对我来说,这便是贵阳这座城市的肖像。
 
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注定了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注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城市有100个理由让人留恋,也有100个理由让人生厌。每个城市看上去似乎都毫无秩序而又欣欣向荣,喧闹或沉寂。无论如何,生活在这个城市之中,大多数人都会谋划着自己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与这座城市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并已经构成为我们和这个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不论你是否愿意,人的一生,仿佛就是在编写一个个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会有主角,100个关于这座城市的故事,就有100位这些故事的主角——【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寻找下一个故事中的主角。联系邮件chiyouh#126.com(电邮时请将“#”换成“@”)

Tags: 百人贵阳 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76

【百人贵阳】叁拾陆:上帝的出租车

2月14日,元宵节,打车去火车站。
 
走了一小段,的士司机说顺路带俩人呗,我不太情愿,说我这还打起表嘞。
 
一般从兹点打到火车站是20,啊你就看到起给嘛,大家都不容易哈。
 
一会儿普通话一会儿贵阳话,司机就开始和我闲扯。
 
你是哪点人哦?师傅。
 
贵阳勒嘛。他先贵阳话说,然后马上转为普通话,说:“我还是喜欢说普通话,我家住小河,011系统的。女儿今年高一,读寄宿学校,成绩好,不操心。我们家每年都要去旅行。”
 
你兹个才叫生活哦。我说。
 
“我37岁有冠心病,遇到一个人,他带我去一个山洞里看一些说是古时候的奇形怪状的字,我都不认识。”他时不时问问路边打车的人到哪里,其间上上下下两拨人,他就一直在说,那表情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是隔壁二大妈家三女儿的大表舅的事。“后来我和那人一起去了福建,又遇到几个人,他们在衣服上绣花,绣的是‘上帝关爱癌症和心脏病人’,我在他们那里住了几个月。回来就开的士。人活着就是要快乐。还要运动。遇到好几次,有人连过马路都要打车,不愿意走几步。现在人太缺乏锻炼,也太不愿意运动了。我的祖奶奶现在102岁了,就是我老婆的奶奶,她每天都要活动活动,还自己做饭,现在白发开始慢慢黑起来。今年我47岁,做什么都顺利,我比较随和。”
 
到火车站,我付了20元,说师傅谢谢你,新年快乐哈。要不是后座上还有人,我还想说:“神爱世人”。
 
下车后,我见了一个人,很平和的聊一聊,然后互相祝新年快乐。在回来的车上微信说:“去到那里,在那里认识一个人,于是见面聊一聊。”
 
神爱世人,
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约翰福音》第3章第16节
 
配图为贵州石门坎苗族教徒手握着苗汉对照的《颂主圣歌》。苗族自其祖先蚩尤败于黄帝之后,经历了千百年来被驱逐与受迫害的苦难。1904年四个苗族猎人凭着偶尔听到的传言:“一个叫耶稣的神正在寻找迷失在山野里的羔羊”而找到传教士的门前……拨开石门坎的浓雾>>>

Tags: 百人贵阳 神爱世人 贵阳 福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07

【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叁拾伍:花卷

我是2011年9月在贵阳医学院外科大楼11楼产房出生的,刚生下来体重有六斤八两,医生给我称重的时候,粑粑就在旁边,所以我想这个体重应该不会错。粑粑是苗族,我想我也应该是苗族才对。

现在我已经1岁了,粑粑麻麻去赚钱钱的时候,我就陪爷爷奶奶在家,否则他们会觉得孤独。爷爷每天都会抱我到楼下小花园里玩。常在小花园里跳舞玩牌的爷爷奶奶都认识我,每次去花园里,只要朝他们露一露我的小牙牙,然后向他们“DADA”的打个招呼,他们就会围着我又是拍手又是朝我笑,还夸我的头发长得好牙齿白,我觉得有的时候他们也是有点傻傻的。而且花园里蚊蚊好多,我的屁屁上现在都被咬了好几个疱。

如果花园里哪天有新爷爷或奶奶,他们都会认为我是小男生,这个狠烦嘞,可能是因为我常穿哥哥(姑妈的儿子)12年前小时候的衣服吧。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姑妈有点内疚,她常常买许多新衣衣给我,我好喜欢,女娃娃就是要穿得漂漂亮亮才对嘛。对了,我也喜欢哥哥,因为那天他说愿意分一半他12年的压岁钱积蓄给我。

奶奶一天到晚都在给我做饭饭,因为我一天要吃五、六顿,早上7点起床要喝一顿奶,玩玩再睡一会儿,醒来要吃一碗鸡蛋,然后再玩玩我又要睡觉觉,醒来我小肚肚饿了,要吃一大碗西红柿、菜、肉末一起煮的面糊糊,我最喜欢奶奶做的这个了。总之,奶奶说我每天就像幸福小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我的身上狠有肉肉的,但是脸比较清秀,所以一般人都看不出来,女孩子嘛。

我小时候不会走路,现在已经学会了,但还是不太稳当,会摔跤,前天才摔了个狗啃泥,现在左边脸脸都是乌青的。

关于名字,花卷其实是我的小名。不记得是粑粑还是麻麻起的了,只是听麻麻说之前我还叫过小妹、狗儿、秋秋、扯扯、黑妹、黑美人等等好多个小名。其实,我的学名是“黎冯瑾霈”,粑粑说这个名字要到我上学的时候才会用到,所以“学名”不是“学习写名字”的意思喔。关于我的学名,第一个字来自我粑粑的姓,第二字来自我的麻麻的姓,而“瑾”代表着麻麻希望我象美玉一样,因为人家是女孩子嘛;“霈”字是粑粑翻了两晚上字典后定下来的(粑粑最讨厌有人说他是文化淫了),因为据粑粑的表妹的粑粑说,我的生辰八字里五行缺水,名字里最好用含有水的字,那样对以后的人生才有利,于是我的名字就有了好多好多雨水。有蜀黍说等到我开始上学时,可能在作业本上写这个名字会写到哭,因为字太复杂笔画太多了,我也这样觉得。我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很多时候总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Tags: 百人贵阳 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10

【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叁拾肆:吴光凤

图文/水白

吴光凤,1936年生于四川。1958年出嫁,丈夫大自己10岁.1959、1960、1963年女儿和两个儿子相继出生,1964年跟随参军复员分配到贵州省民政局下属单位行政办公室的丈夫来到贵州,全职在家带了几年孩子,而后开始做些临时工。

1971年,吴光凤开始到民政局办的福利厂食堂做“普工”,是经由民政系统招考、人事局批准的正式工作。和临时工作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休息日也有工资,且由最开始的每月28元逐年递增。1988年退休。最近一次增加退休金是2011年,月基本生活费由1971年的8元涨到现在的600元,勉强够维持生活。天天都在痛天气变化更痛的左腿膝盖往上到大腿部位是在2003年7月19日在家淘米煮饭一不小心滑倒所致,左腿髌骨损坏,去医院包药没好彻底。家务活、织毛衣毛裤坐垫沙发垫都能做,就是行动不方便,前几年上医院是二儿子背上背下,大女儿和老三瘦小背不动,二儿子2009年癌症去世后,吴光凤基本没再去过医院,台阶太多,轮椅和拐杖都不方便。

吴光凤家院子小门常开着,天黑或天气不好就在家看电视,“百姓关注”是基本每天要看的;天气好就扶着她自己改制的塑料凳子(凳面挖空方便手抓,四脚用布缠着防滑)到门外走走晒晒太阳,有人经过会有点不好意思,怕人家说老都老了身体不好应该在屋里呆着。

吴光凤已满86岁的丈夫现住医院重症监护室,上半年因为高血压住在疗养院,一个月前肺心病发作送到医院抢救,现在情况好转一些。这两月恰好暑假,还有两年就退休当老师的53岁女儿照顾在医院的老父亲。因为是事业单位退休老人,医疗费能报销95%。

“和老头一直都讲不来,做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算,不准我去打麻将,他还哪样破烂都喜欢往家里捡,里里外外堆成山,门口几十个杂七杂八的花盆是捡来的,之前门边上那些木板也是,走路都不方便,他一去疗养院,我就和老三把该扔的收拾扔了。”吴光凤说。三儿子曾是中学老师,后来把工作弄丢了,去做生意也没成事,现在一家公司做保安,吴光凤几年前很是担心没结婚的老三,现在不怎么担心了。好歹还有个房子留给他,现在有“五保户”政策,老了可以吃低保,民政局办有养老院,三无人员可以由街道送过去。“这世上的事情大多数都说不清楚,可能是要看点运气,反正是宁在世上捱,不在土中埋”。

最近几年偶尔出门也只是坐在车上的吴光凤说:贵阳现在好了,肯定比以前好,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哪里都能去,街修宽了楼修高了,现在的一层都是铺面,到处是街,旧的还记得一些,新的完全不认识。1964年第一次从四川农村到贵阳就是觉得到城市了,有街,有百货大楼百货二楼。吴光凤觉得现在住的地方没1992年前住的陕西路人多热闹,天一黑到处静悄悄的,周围的老邻居房子还在但是人都搬走了好久不见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以前隔壁几家常凑成一桌打麻将的。2000年和老三一起回过一次四川老家,吴光凤的姐姐和弟弟都还健在,2006年两个姐姐来贵阳看过她,2005年和2011年弟弟来过,他们自己和儿女的身体都很好,大姐80岁了还到处去旅游,吴光凤说自己的父母也是80多才过世,全家就她一个人身体差些,腿受伤到现在9年了,行动基本就在方圆两百米。

-------- 寻 人 启 事 --------

在人类城市拥簇庞大的群体中,个体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有多少人真正感到快乐,拥有与他人真实信任的纽带?在城市的人群里,人们对周遭持以漠然的态度,面无表情地彼此擦身而过,而不会对陌生的另一个体产生了解的兴趣。如果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那么100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心中,也定会有100个贵阳。对我来说,这便是贵阳这座城市的肖像。

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注定了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注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城市有100个理由让人留恋,也有100个理由让人生厌。每个城市看上去似乎都毫无秩序而又欣欣向荣,喧闹或沉寂。无论如何,生活在这个城市之中,大多数人都会谋划着自己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与这座城市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并已经构成为我们和这个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不论你是否愿意,人的一生,仿佛就是在编写一个个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会有主角,100个关于这座城市的故事,就有100位这些故事的主角——【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寻找下一个故事中的主角。联系邮件chiyouh#126.com(电邮时请将“#”换成“@”)

Tags: 百人贵阳 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23

张小兰、赵倩、陈菁和陈桥
图文/水白

贵州省贵阳市都司路某大厦八楼里的美容院门庭冷落,老板换了人,再过几天,招牌也会换,这是最后一周四个姑娘同在一个地方上班。离开美容院后不打算紧接着找新工作的她们有个三日计划:第一天,在宿舍舒舒服服睡个懒觉;第二天,去十里河滩湿地公园玩;第三天,去安顺的张小兰家吃葡萄吃梨子。

张小兰

1994年生,贵州省安顺人,现在张小兰爸爸一个人在家做些农活,守桃子树,养有几十只鸡(逢年过节或者家有客人时食用);妈妈陪哥哥在浙江打工,前几年哥哥一人在那边没人照顾把肠胃给弄坏了。

张小兰因为邻居赵倩的介绍,2011年10月来到贵阳,由最开始感觉的“贵阳好挤”到现在“也没那么挤,就是工资和消费不成比例”,和大自己10岁经常出差的表哥合租一套房子,每月一半的工资用来付房租,剩下的一半多是用于吃,知道吃太多辣椒不好但仍然忍不住喜欢,这半年来,“感觉自己成熟了很多,以前就像傻大姐一样”。

来贵阳学美容前张小兰当过一天的保安、一天的行政人员和半年的幼师。在贵阳被抢过一次,当时那歹徒还留二十块给她坐车。“在贵阳遇到的年轻人都挺好的,和美容院的她们在一起比较开心,相比租住的房屋,更喜欢待在美容院,遇到不开心的进门瞎吼几声她们看我一眼然后该干啥干啥我也好了没想好以后干嘛,大概还是继续美容这一行吧。”张小兰说。

赵倩

1993年生,贵州省安顺人,因为和张小兰是邻居,于是两个半月前给她介绍了这份美容院的工作。第一次到贵阳是初中毕业时来职校参观,当时的感觉“来这里(个人)发展肯定会很快”,现在觉得贵阳有点乱,杀人抢劫那些事常在身边发生。这次到贵阳两个月,美容院用到的各部位按摩手法基本学会,如女人的脸部、背部、胸部、卵巢等,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下一家美容院是什么样,想找个好点的安顿下来,学会各种按摩手法。

赵倩说想继续这份工作,觉得自己会越来越喜欢,以前都是盲目打工,现在算是有一点方向,家里也支持自己来学美容,还给她寄生活费鼓励继续学下去。即将离开的这家美容院工资800+手工费(根据客人数量提成),集体宿舍只要付水电费,这两天朋友介绍的另一家试用期是400—800元,转正1200底薪+提成,离开这后休息几天后就过去试试,试用10天参加考试,通过的话就留在贵阳继续美容工作,实在不行就回安顺找“美特斯邦威”这样的服装店卖衣服。

上初中时,赵倩梦想以后能当空姐,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有气质。17岁去到浙江,先后在电子厂、鞋厂打工,19岁回贵州。赵倩说:最开始的计划是努力打工存点钱然后回家做生意,外面虽然能找钱,但也能花钱,不是生存之地,接触到的还都是外省人,两年打工下来没存下多少。知道自己总是要回来的,所以两个半月前来到贵阳,作为爷爷奶奶唯一的孙女,贵阳是家人能接受的最远距离。赵倩觉得家人对自己太好了,所以她想赚钱给他们买新衣服,买生活日用品,之前每次回家,都会去超市买大包东西,如果身上只有十块,也要给他们称两斤香蕉带去。

陈菁

1992年生于四川省泸县太优镇沙河村4社,因爸妈和同乡组成装修队,哪里有活去哪做,半年前跟着来到贵州,爸妈现在安顺市做工,陈菁在贵阳,今年初一的弟弟在四川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美容院的工作是爱漂亮的妈妈帮找的。

来美容院工作之前在职业学校读了一学期,学校的学生基本都是贪玩,上课不听老师讲,翘课去睡觉,陈菁觉得职校太乱了,不想再继续,父母也同意。

到贵阳才半个月就生病,开始头晕以为是感冒,在路上晕倒以后去大医院检查没查出什么病,到社区私人诊所一位老医生检查说是“心脏发炎”,于是在诊所边打吊瓶边吃药半个月,花了很多钱,都是妈妈付的,老家买有农村医保,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回去报销。从小没生过病,这是第一次吊针,居然哭了,陈菁笑着说。

陈菁第一次到贵阳是初一放暑假,觉着这里好凉快,好多山,现在觉得贵阳还是很凉快,感觉好舒服的,就是贵阳午餐饭馆太少,到处是粉面少有炒菜,每天中午都是粉吃得都有点反胃了。集体宿舍有厨房可以做饭,偶尔大家会一起做晚餐。

在美容院的工作还是蛮喜欢的,看着客人漂漂亮亮地离开,觉得很欣慰,有成就感。最近每天只有一两个客人,以前是四五个。还想去学画指甲,觉得那很漂亮,学会了以后可以开个美甲店,小小的店不用太大的地方;或者找一份文员或者行政的工作也不错。陈菁觉得现在都没有正儿八经上班,老想出去旅游。一年前接触相机就很喜欢很想买一台,然后和自己喜欢的人去云南丽江、海南三亚去很多地方玩,用相机拍照留份纪念,如果钱不够用就先跟家里要一些,然后回来踏实工作,她希望这个愿望越快实现越好,最迟后年,不过那时候可能会变成新婚度蜜月。两个月没见面的男朋友和他爸妈在贵州六盘水干活,和他是正儿八经耍来着,要是能走到结婚,肯定是最好的,陈菁说。

陈桥

1997年生于四川省泸县百和镇蒋坝7社,初中毕业后在四川某职校读了一个月,觉得不舒服,不习惯,因为父母在贵阳工地上班,每年都会来贵阳,这次是三个多月前。本是这次到贵阳市想来读职校,但学籍是四川的,没有贵州户口学校不让读。到美容院上班有两个月,打算月底跟爸妈一起回四川,这次当是放暑假来贵阳玩耍,以后做什么回去再打算,不想读书,太累了,读书要考虑很多事情,作业啊什么的。目前生活费方面还有点问题,有时候会跟爸妈要一点。

家里有两个妹妹,一个7岁一个5岁,有时候觉得她们好无用,家那边的同学基本没有在工作的,“想自力更生想自由地玩,想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不想再依靠父母”,目前陈桥最关心的就是离开美容院后怎么生活,只能先跟着爸妈待一段时间。他们不准我谈恋爱,陈桥说,我现在对这个交往半年多的男朋友很满足,他挺好的。

-------- 寻 人 启 事 --------

在人类城市拥簇庞大的群体中,个体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有多少人真正感到快乐,拥有与他人真实信任的纽带?在城市的人群里,人们对周遭持以漠然的态度,面无表情地彼此擦身而过,而不会对陌生的另一个体产生了解的兴趣。如果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那么100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心中,也定会有100个贵阳。对我来说,这便是贵阳这座城市的肖像。

查看更多...

Tags: 百人贵阳 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943

写给爸爸妈妈的信
文/水白

亲爱爸爸妈妈:

记得第一次给您俩写信是高一,那会是“中间人”,因为看到“子女能让父母更伟大”,我在学校鼓起勇气给闹别扭的您俩藏着掖着写调解信,16岁,羡慕别人有个欢声笑语的家,极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父母常吵架,还总觉得当爸妈的要女儿操心,真没劲……年少时浑然不知:从出生到长大到嫁娶到生儿育女,这天底下最为儿女操心的始终是父母。

这一次,真抱歉,是让您俩又操心了,为日后能有一些转变,这些想法还是要再提。

其实换一份待遇没有更差的工作真没啥不好,正干得起劲准备大展拳脚时前公司因欠薪莫名散伙这也不至怀疑命运,相较于住到贵阳三个月来自老同学、新朋友、好同事、能干师傅的倾力相助,两千四百块价值真是微不足道,假如可以再次选择,我仍会毫不犹豫。

您俩常说正青春该多花点钱装扮老穿旧衣服肯定是太穷困。其实,没买新的真不是因为拮据,而是明白目前什么更重要,几年前的买太多衣服而且现在都还好好的,熟悉又合身。不讨厌逛街,也谈不上热爱,物质的需求没那么多,与其让衣柜和化妆包超负荷,不如用书本和经历填充大脑,坚持运动以保健康并不是非得花钱去健身房,也没必要买全新运动装。

爸爸您说考上公务员有好工作的男孩子是不会看上企业里的“合同工”的所以我二十四了还没男朋友,这两者,真是这样关联的吗?前半段我不信,好工作范畴很广公务员仅仅隶属三百六十行;后半段我认为完全不必慌张,缘分是个神奇的东西,将就着随意找个伴,肯定不如保持单身时刻准备着迎接那位可以共度一生的好,过程和结局都会更好。

您俩说别人家的应届毕业生都考到乡政府考到银行去了,不用交房租,工资可能不多但绝不会被拖欠,不会说让你走就走,而我毕业两年还要试用期。其实这也无需羡慕和困惑,稳定的工作不少,不大不小的公司、机构团体总是各种变故但他们亦各有诸多可取之处。我也并非抵制人事招考,确感时候未到,工作每周五天共计40小时,不足生活的三分之一,是的,工作很重要,但别把它当作全部人生来供奉着,人是生活的主,不是奴。

其实该高兴的,您二老养育的三个孩子继承了长辈不少优良传统:不怕吃苦,勤奋努力,要求上进,八岁会下厨房二十能上厅堂,不贪图享乐,不爱慕虚荣,别人的不想要,自己的保管好,懂得吃亏是福。年届五十的您俩自三十年前到今晚都在加班加点的干活爸爸您甚至还熬夜驾驶并打算继续干下去,如此这般以身作则,正年轻力壮的我们怎么能一心只寻求清闲虚掷青春呢!一个姓韩的年轻人说:这个时代真奇怪方圆几百里找不到可以励志的青年偶像,优秀者选择用脚投票或主动或被动地离开。时代转瞬即变,今天不同往日,一零与上世纪八九十年截然不同,但我相信,有些品质具备亘古影响力。

这是女儿目前的期望:您二位保持健康,身心愉悦,老当益壮。放宽心,别担心。生意永远做不完,别让它损坏您俩宝贵的身体,儿女不常在身边,您俩必须加倍照顾好自己,凡事量力而行。女儿的嫁妆是那个完整的家庭所传递的讯息,是无后顾之忧的上大学,是接受山里山外的引导教育,这些早在高考前后就已给出的,难道爸爸您忘了?至于两个儿子,我可爱又懂事的弟弟,我相信他们能凭借自己的能力立足于社会、迎娶心爱的姑娘,时间可能会隔得久一些,但一定是会有的,他们初三就能交到高三的秀气女友,大学毕业时有存款,还有啥可担心的呢。您们的子女不愿拼爹,也不要拼爹,今天的形势可能对年轻人狠了一点,可能这两年我的运气欠一些,可是哪有驱之不散的乌云,终将化为雨,或许还是甘霖,晴空早晚要露脸。从来没有一个人一辈子厄运也没有一个人时时事事顺利,妈妈您说过的,年轻时与爸爸的奋斗史和挫折经历,我都记得,并常想:若当初妈妈您不是固执己见不顾父母叔叔大伯二伯的反对意见,坚持跟家徒四壁的爸爸在一起,我和弟弟们又会在哪里。这一刻,能坐窗边静看云舒云卷,我真是觉得已非常幸运。

感谢您们,我亲爱的爸爸妈妈。

还有这一句:Do not worry, my dear parent, everything will be ok.

您们的女儿
20120818

Tags: 百人贵阳 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534

【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叁拾壹:李子润

李子润,1968年生,四川广安人。因为家中“一个半人的土地”一年下来300斤包谷和600斤稻谷的收成只够老人吃饭,再无其他经济收入,于是与丈夫于1990年来到贵阳,至今22年来一直在大营坡附近租住和谋生。

李子润说自己20多年前刚到贵阳时,大营坡一带还是苞谷地和茅草房,那时租住在现在叫常青路以前叫做“豺狗湾”的,10平米一间的石棉瓦平房,租金为30元/月,现在租住的同样大小的民房,租金为200元/月。

刚到贵阳时,李子润跟着丈夫在大营坡原酱菜厂附近摆修鞋摊,2009年,李子润开始独自打理修鞋摊,丈夫买了一辆摩托车跑摩的,夫妻俩希望这样能多赚一些钱;但摩的没跑多久,一天凌晨,丈夫载客至蛮坡遇到抢匪,大腿被刺两刀,摩托车也被抢走,由于担心去医院承担不了医疗费用,只能在大营坡附近的私人小诊所治疗,前后花了近5000元休养了一个多月伤口才恢复。虽然政府在打击“黑摩的”,被抓到会被罚款或扣车;又怕遇到劫匪,钱、车又被抢甚至又被杀伤,但生活所迫,李子润丈夫还是又买了一辆摩托车继续跑摩的。现在,每天早上7点开始,李子润在大营坡常青路口摆摊给人修鞋、擦鞋配钥匙,丈夫出门跑摩的,中午都在外面吃一碗素粉面,晚上8点夫妻俩收工回家做饭。

女儿今年22岁,在四川广安;儿子19岁,去年当了兵。李子润说自己小学一年级都没念完,不识字,也不知道儿子在哪里当兵,当的什么兵。2010年,贵阳擦鞋收费从1元涨为2元;李子润的鞋摊生意最好时每天能擦30双鞋,现在夫妻俩加起来每个月能有近5000元收入,除去每月的房租水电、生活费、寄钱回家给老人,每月还能有近千元的结余,这些年下来省吃俭用也存了3万多,准备给儿子结婚时在家乡县城买房用,因为“没有房子就接不到儿媳妇”,但是现在要在家乡县城买一套房也要40万,以现在的存款和收入,距离买房仍然很遥远。

现在贵阳市大营坡棚户区旧城改造中,常青路一带在拆迁,如果不被城管驱赶,李子润希望能继续在大营坡附近摆摊到自己做不动为止,那时就回老家,靠着每年那点粮食收成养老。如果城管追赶得紧,可能再做几年就回家了。“要生意好就要到人多的地方摆摊,但是人多的地方城管不让摆,人少的地方生意不好找不到钱;到贵阳20多年了,虽然说贵阳是个好城市,但生活(成本)高,又找不到钱,累得很。现在这个补鞋、擦鞋和配钥匙的小摊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20多年都靠这个生活,以后如果要继续在贵阳,也要靠这个摊子。”李子润说。

-------- 寻 人 启 事 --------

在人类城市拥簇庞大的群体中,个体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有多少人真正感到快乐,拥有与他人真实信任的纽带?在城市的人群里,人们对周遭持以漠然的态度,面无表情地彼此擦身而过,而不会对陌生的另一个体产生了解的兴趣。如果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那么100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心中,也定会有100个贵阳。对我来说,这便是贵阳这座城市的肖像。

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注定了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注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城市有100个理由让人留恋,也有100个理由让人生厌。每个城市看上去似乎都毫无秩序而又欣欣向荣,喧闹或沉寂。无论如何,生活在这个城市之中,大多数人都会谋划着自己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与这座城市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并已经构成为我们和这个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不论你是否愿意,人的一生,仿佛就是在编写一个个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会有主角,100个关于这座城市的故事,就有100位这些故事的主角——【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寻找下一个故事中的主角。联系邮件chiyouh#126.com(电邮时请将“#”换成“@”)

Tags: 百人贵阳 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74

吴雪萍和吴雪菲来自贵州省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刀坝乡,姐姐吴雪萍生于1988年,苗族;妹妹吴雪菲生于1993年,土家族。2009年以来,姐妹俩一起在贵阳生活了3年;现在,24岁的姐姐即将离开贵阳,回家去报名和复习,准备参加两个月后的事业单位招考;19岁的妹妹独自留在贵阳,她最大的愿望是在家乡开一家肯德基(KFC)餐厅。

【吴雪萍】

2006年,听说去山西的煤矿做工能赚多一些钱,吴雪萍和吴雪菲的父亲将家里的小百货店交由姐妹俩的妈妈打理,自己去到山西某煤矿做工,为将于两年后高考的大女儿准备上大学的钱。

高中时,不论是否能够得到播出,吴雪萍每个星期都会向校广播站投稿,当时觉得如果自己以后能从事广播电视方面的工作一定会“很好玩”,于是在2008年,她如愿考入贵州省师范大学广播电视专业。

2008年9月的到校入学报到是吴雪萍第一次到贵阳,她记得当时一下长途汽车就感觉贵阳又脏又乱,还没有家乡小城印江干净,除了不太听得懂贵阳话外,还感觉贵阳人说话有些“凶”。也是在这一年,父亲工伤一只脚的脚踝粉碎性骨折,但只拿到了5万元的医疗费回家养伤,由于医疗费用高昂且县城医疗条件有限,父亲没能完全康复,从此留下了腿疾。于是进入大学后,吴雪萍希望自己以后能成为一位关注民生方面的广播电视新闻记者,让媒体多关心和报道些普通百姓的事。

2012年.大四下半学期的吴雪萍看到,不论是电视台、广播电台还是报社,对自己这样一名刚刚大学毕业的普通职场新人和外乡人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还有的同学尝试在影视工作室工作,但需要无薪实习半年才可能获得录用。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吴雪萍不知道怎么才能熬过半年的实习期,并且就算实习期满,也不一定就保证自己会被录用。于是从1月开始,她进入贵阳一家杂志社实习,4月成为杂志责任编辑,6月开始独立负责一本DM季刊的策划、组稿、采访等工作,工资也从实习时的1500元/涨到2300元/月。本想在这个领域好好努力拼搏的吴雪萍没想到,7月大学毕业刚拿到毕业证正式走出校门,就遭遇了“欠薪”——自己所在的杂志社因为经营不善,5、6、7这三个月都没能给编辑们发薪,社保和医保也一直欠缴,吴雪萍已经记不清楚3个月来负责人作出过多少次“明天一定能够补发拖欠大家的工资补缴医保社保”的承诺,但都没能兑现,现在她只期望能在8月7号立秋日前拿到被拖欠的薪水,哪怕是先拿到一部分也行,然后赶回家去报名和准备两个月后的事业单位招考,她报考的单位是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电视台和玉屏侗族自治县民政局。如果这次没考上,可能会在印江县城开一家店,经营数码产品;也可能再回到贵阳,寻找一份杂志编辑的工作,“因为自己喜欢这工作”,而妹妹吴雪菲则继续留在贵阳。吴雪萍认为“贵阳只是一个有钱人享受生活的地方,并不太适合年轻人创业”。

【吴雪菲】

2009年,在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民族中学上高一的吴雪菲放弃了高中的学习,到贵阳市女子职业学校读幼师专业,从这时起,吴雪萍就从贵州师范大学的学生宿舍搬了出来,姐妹俩在贵州大学蔡家关校区附近,租了一间当地居民专为出租给大学生而建的公寓,月租280元。2012年7月,吴雪菲毕业,在贵州大学蔡家关校区附近一家私人幼儿园当老师,月薪800—1200元。虽然才19岁,但吴雪菲对姐姐即将回家准备考试,自己将独自一人留在贵阳并不在意,她说自己喜欢自由,喜欢新鲜的事物,就算姐姐不在身边,自己也一样能照顾好自己,“即便在这里生活了3年,除了凉爽的夏天外,贵阳并没有给我太多的特别印象。对我来说,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我不会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她说。

吴雪菲打算先找一家硬件设施更好的幼儿园当老师,争取工资能拿到1500元/月,然后就是“多赚些钱,起码要赚到10万,然后做点生意。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我们印江县城开一家肯德基,那一定可以赚很多钱”。

吴雪萍走到哪里,都会把妹妹吴雪菲送给她的一个小麻布娃娃带在身边,那是妹妹小学五年级第一次手工课的“作品”。现在,家中的小百货店父母亲已经营了近20年,姐妹俩回忆起小时候,那时,妹妹喜欢麻辣味的零食,姐姐因为喜欢吃糖,满口的蛀牙。

-------- 寻 人 启 事 --------

在人类城市拥簇庞大的群体中,个体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有多少人真正感到快乐,拥有与他人真实信任的纽带?在城市的人群里,人们对周遭持以漠然的态度,面无表情地彼此擦身而过,而不会对陌生的另一个体产生了解的兴趣。如果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那么100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心中,也定会有100个贵阳。对我来说,这便是贵阳这座城市的肖像。

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注定了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注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城市有100个理由让人留恋,也有100个理由让人生厌。每个城市看上去似乎都毫无秩序而又欣欣向荣,喧闹或沉寂。无论如何,生活在这个城市之中,大多数人都会谋划着自己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与这座城市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并已经构成为我们和这个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不论你是否愿意,人的一生,仿佛就是在编写一个个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会有主角,100个关于这座城市的故事,就有100位这些故事的主角——【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寻找下一个故事中的主角。联系邮件chiyouh#126.com(电邮时请将“#”换成“@”)

Tags: 百人贵阳 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550

【百人贵阳,百味人生】贰拾玖:张志糠

张志糠,1957年生,贵州省金沙县人,初中文化程度,因为看过一些命理方面的书,曾在金沙县摆摊给人算过命。1995年他患右下肺炎,至1997年病愈,治病耗尽不多的积蓄还欠下八千多元外债,从此一贫如洗;当时大儿子10岁,二儿子8岁,三儿子才5岁。

2003年,因病所欠债务还未还清,儿子们上学又要不小的一笔费用,于是张志糠夫妻二人到贵阳市,希望能找到机会多赚些钱还债和给孩子上学用。夫妻二人每逢赶场天就一人扛着几十斤重一包床单被套乘班车去赶场,几年下来几乎走遍了贵阳市附近的朱昌、狗场、猫场、永乐等乡镇。均价35元/条的床单,卖一条能赚2元钱,生意最好时,赶一次乡场能赚400元,但这样的好生意并不常有。

现在,张志糠夫妻二人在汪家湾租了20平米的一间民房,月租200元。大儿子在贵阳做临时工,二儿子在广州打工,小儿子去年考上了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周末也会回到汪家湾的出租屋内和父母一起过周末。由于贵阳市大营坡棚户区旧城改造中,距离汪家湾不远的常青路一带在拆迁,有的临街店面早已搬空,张志糠就借着这些空店面摆摊,“能摆一天算一天,哪天全被拆了,就近的这个摊子也就摆不了了。”张志糠说。

从金沙到贵阳9年来,欠的债,还了又借,借了又还,加上去年小儿子开学书学费又花了1万多,张志糠现在2000元/月左右的收入是入不敷出。2011年,张志糠在金沙县办了医疗保险,每年缴费30元;还办了养老保险,每年缴费100元;但医疗保险“保”些什么病,怎么“保”,他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等到5年后自己60岁时,能够从养老保险里每月领到70元的养老金。照贵阳市现在的物价,70元只够吃10碗面,或者买30斤大米。

张志糠说,在贵阳这么多年,老家的房子因为长年没人住已垮塌,也无钱无力去维修;房子没有了,老家回不去了,已经无家可归了。现在自己没有钱,也打算不了什么未来,以后只能儿子们去哪里,自己两老就跟着去哪里,随着儿子们四处“流浪”。

-------- 寻 人 启 事 --------

在人类城市拥簇庞大的群体中,个体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有多少人真正感到快乐,拥有与他人真实信任的纽带?在城市的人群里,人们对周遭持以漠然的态度,面无表情地彼此擦身而过,而不会对陌生的另一个体产生了解的兴趣。如果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那么100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心中,也定会有100个贵阳。对我来说,这便是贵阳这座城市的肖像。

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注定了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注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城市有100个理由让人留恋,也有100个理由让人生厌。每个城市看上去似乎都毫无秩序而又欣欣向荣,喧闹或沉寂。无论如何,生活在这个城市之中,大多数人都会谋划着自己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与这座城市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并已经构成为我们和这个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不论你是否愿意,人的一生,仿佛就是在编写一个个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会有主角,100个关于这座城市的故事,就有100位这些故事的主角——【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寻找下一个故事中的主角。联系邮件chiyouh#126.com(电邮时请将“#”换成“@”)

Tags: 百人贵阳 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64

【百人贵阳,百味人生】贰拾捌:宋学兴

宋学兴,1987年生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施秉县牛大场镇,独子,父母家中务农。2008年高考结束,宋学兴填报了警校志愿,7月从家乡施秉县到贵阳市做体检,那是他第一次到贵阳。一下火车就觉得贵阳不但人群拥拥挤挤房子多,而且房子比县城的高很多,尤其当看到很多人在车流中翻越道路中间的隔离护栏时,他觉得“这简直太‘疯狂’了”。

最后,宋学兴在2008年进入了位于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首府都匀市的黔南民族师范学院,就读于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大学四年期间,他2008年入校贷款3000元,2010年和2011年又分别贷款6000元,主要用于支付大学期间的学费和住宿费。每月700元生活费,主要来源于父母从2005年开始在自家的1亩多地里种植太子参的收入。2009年大二没有贷款是因为开学前的暑假,宋学兴打工赚到了一些钱——暑假时他在杭州做油漆工,但没拿到工钱,于是同三名工友从杭州到上海,在上海找了两天,终找到跑路的工头追回了四人共8000元的工钱。

2012年7月1日,刚大学毕业的宋学兴从都匀来到贵阳,在贵州大学蔡家关校区附近与同学300元/月合租了一室一厅,然后找到了一个在杂志社的实习机会。他觉得贵阳与施秉县和都匀市比起来,城市大、机会也多,可以一边工作学习一边准备继续他的第四次考试。从2011年12月到2012年7月,他参加了“国考”、“选调”和“省考”三次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考试,都是笔试过关面试没过。他准备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要是再考不上,就安安心心工作。

在2011年7月至2012年7月的在校期间,宋学兴先后在余庆县电视台、黔东南州电视台、都匀新闻中心实习,发表新闻稿件80余篇。他希望能在贵阳尽快找到一份新闻记者的工作,因为那才是他真正想做的。他觉得“要做就做社会新闻记者,《贵阳晚报》和《贵州都市报》那样的记者才是记者”,而之前在县城实习,因为地方小、接触面窄,新闻报道全是政府的官样文章,只要掌握了套路,写来写去就是那个模式,没有意思。他计划如果两年内能找到一个让人相处愉快的工作团队,月收入能达到3000元,就差不多达到公务员新人的收入水准,也不用再回到家乡去,可以留在贵阳发展了。

关于成家,宋学兴认为与现也在贵阳的女友的关系,在未知的将来可能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公务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自己想做的工作,就算找到工作也不知道收入是否能达到自己的期望值、新工作团队是怎样的?自己是否能融入进去……总之,不确定因素太多了”。

【有工作机会想联系宋学兴,请电邮:617066329@qq.com

-------- 寻 人 启 事 --------

在人类城市拥簇庞大的群体中,个体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有多少人真正感到快乐,拥有与他人真实信任的纽带?在城市的人群里,人们对周遭持以漠然的态度,面无表情地彼此擦身而过,而不会对陌生的另一个体产生了解的兴趣。如果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那么100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心中,也定会有100个贵阳。对我来说,这便是贵阳这座城市的肖像。

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注定了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注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城市有100个理由让人留恋,也有100个理由让人生厌。每个城市看上去似乎都毫无秩序而又欣欣向荣,喧闹或沉寂。无论如何,生活在这个城市之中,大多数人都会谋划着自己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与这座城市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并已经构成为我们和这个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不论你是否愿意,人的一生,仿佛就是在编写一个个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会有主角,100个关于这座城市的故事,就有100位这些故事的主角——【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寻找下一个故事中的主角。联系邮件chiyouh#126.com(电邮时请将“#”换成“@”)

Tags: 百人贵阳 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33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