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红艳谷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关于公益的常识 — 贵州NGO爆出的两“门”事件后的思考
作者:白胖并快乐着 | 原文链接http://www.gaodongmei.com/?p=540

1:红艳谷因为姐妹俩回到家开始正常的生活读书以后,我们的更新就少了。我和他们的联系就是每个月给杨红杨艳的爸爸电话,让他来拿生活费,然后问问姐妹俩的情况。虽然我弱弱的觉得这样是不够的,但是,因为没有想到其他更好的关注办法,就且先这样。祝福姐妹俩健康的成长就好。我想大家的心思也一样。SO ,共祝福。

2:这篇文章的起因是这样的。前几天电话红艳的爸爸来拿本月的生活费,他在老家还没有回来,今天他给我电话说回来,问我在不在办公室,我说在,还有老罗他们都在,就是红艳工作小组的罗世鸿和汪跃云都在,让他来。他在电话里就给我说“我来的时候,给你们砍几兜白菜过来?我当然快速的拒绝。同时脑子里想到他家种的几块田的白菜。这是我脑子里经常想到的一个场景,这是他家赖以生存的白菜,红艳的爸爸妈妈就是靠这几块租赁的田地种疏菜维持他们的生计,红艳姐妹在去北京医治的时候,红艳的爸爸也是要很快的回来种地,说家里的白菜没有人管,我当时候暗暗的想,那几颗白菜真的可以养活他们吗?因为……比较艰难,所以他们的生活才这样的艰难。几个月以后,杨艳和她的妈妈回来,我们去他们家的时候,看到红艳妈妈满脸喜色的到山上去给我们瓣包谷来煮给我们吃。我能看得到她脸上的喜色,这种喜色是她回到自己熟悉的境地里的一种状态(对不起,我用文学的语言来描述了一下),我想红艳的妈妈是喜欢这样的状态的,因为这是她的生活。就如同这以前,我写红艳姐妹的博客,我想,我更喜欢红艳姐妹流着鼻涕的在田间奔跑,也不愿意他们受这么大的苦,虽然有这么多的人帮助。毕竟,这是苦事。(且不再纠缠我能想到的更深层面的事)。看到红艳妈妈脸上的喜色,我好感动(当然,我没有表现出来)我觉得特别的好。因为他们回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了。我相信,以我这近一年看到她们的爸爸妈妈的努力,他们的日子会慢慢的好起来。上帝保佑。

3:在电话里和杨红杨艳的爸爸推来推去了一下,我就同意了,让他带几颗白菜来。
一下是几只关于此事的推特:

@gaodongmei :杨红杨艳的爸爸电话来拿本月的生活费,他说要砍几兜白菜过来,我可耻的就同意了。他说很好吃。@luohanguo 说,你应该坚决的不要。他们将是我的污点证人

@:luohanguo:但为了避免杨爸爸使用暴力表达感激之情,我不吭气了RT @gaodongmei: 杨红杨艳的爸爸电话来拿本月的生活费,他说要砍几兜白菜过来,我可耻的就同意了。他说很好吃。@luohanguo 说,你应该坚决的不要。他们将是我的污点证人

@gaodongmei: 忍不住的表扬了一下自己,去给红艳姐妹取钱的十分钟,就决定把我和@luohanguo,@danmuzhiyu讨论的关于NGO的自律的伦理道德写成一篇文章发在红艳谷上,反正事无不可对人言,什么都可以谈,再说,红艳谷很久没有更新了。话说回来,我不懂伦理呢,只可以说点点常识,且都只是点点

几条在推特上说的话。

事关公共的事务,应该都是可以公开透明探讨的。如果做公益,不能公开透明的讨论,这事还怎么做呢?
事实上,就为此,同时在一起办公的罗世鸿,汪跃云,还有我,我们现场就开始讨论了。而之所以讨论这件事,是因为正好,有人也在质疑贵州NGO的一些事件。

如下依然是关于贵州NGO的一些公益事件的推特。

RT @sw407: 毛豆哥的回应很给力,也是帮助意气风发做积极澄清,不然官方调调更惹人嫌RT @luohanguo: 《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一文之数点个人疑@chiyouh,@Danmuzhiyu
RT @Danmuzhiyu: 【黑幕门】意气风发“黑幕”,谁是“肇事者”? http://www.qtwm.com/article.asp?id=2425

@:有可能涉嫌侵吞公益项目款的贵州和力社会发展研究所网页其实上面什么都没有。

跪求 RT @chiyouh: 不告诉你 RT @luohanguo: 求实名 RT @washearg: 据说贵州某ngo会计失踪已经半年,没有账目,只有一大堆票据,去审计的人看到之后疯了

自律也需外力。一个民间自媒体对一家民间组织的不懈追问,请关心民间组织自律及公开的朋友关注 @chiyouh 和他创办的黔首报

@gaodongmei: 最近贵州的NGO老冒丑闻出来,这是为什么?

在所有的事没有澄清或公开透明以前,任何人都有质疑的权利,当事人也有责任和义务为质疑的人解释清楚,其实,做公益,最大的透明就是财务公开。

我一直认为红艳谷事件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大家的齐心协力,还有是因为财务公开的原因。我很难想像如果财务不公开不透明,这件事怎样做下去,怎么可能给姐妹俩筹到那么多的钱

我这样写,当然不只是我在管钱的原因,而是,我想这是一种常识,专款专用的基本要求,这点都不需要上升打破伦理道德这样高的层面,就是做人做事的常识。他甚至不需要人说得更多。

当然,现实境地里的公益也许有些没有做到这一点,@luohanguo @danmuzhiyu我们现场就讨论NGO的自律,还有伦理。

@luohanguo 说:伦理就是一些公共事务的基本底线,其实,我对伦理这样的词汇并没有了解得更多,我更愿意从常识的角度来讲事。说到常识还真没有什么可讲的了。

4:红艳爸爸来办公室是提了俩塑料袋的白菜,可惜不是最好吃的青口白,就是一般的白菜,但是,怎么可能吃那么多的白菜呢,会坏的,我把它分给了我们办公室的妈妈的,她们都知道是红艳姐妹的爸爸送来的菜,拿到菜很开心。就算不是青口白这个品种的白菜,依然是好白菜。

查看更多...

Tags: 贵州 NGO 公益 红艳谷 意气风发红十字会 黑幕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269

【红艳谷】家里的生活

2010年3月11日12:15,红艳姐妹的父亲杨德文在位于自家小屋后山顶上的菜地里摘菜薹。由于长时间没有下雨,菜的长势并不好。摘满一挑(约五十斤)菜薹,他就挑到约两公里外的菜场卖掉,一斤菜薹能卖一元钱左右。2010年1月16日,杨德文一家四口乘T88次去到北京,为红艳姐妹治疗烧伤(欲了解事件详细经过,可至红艳谷网站),安顿好后他于1月27日回到贵阳,继续打理菜地,以保证一家人以后的生活。红艳姐妹的妈妈谢兰留在北京照顾。

有传闻说这一带将被征收,地主在杨德文还在北京的时候,在土地里抢种了很多细细的小树苗。杨德文说摘完这一茬菜薹,大约一星期后再摘新发起的一茬,这菜就得铲丢了。土地里种了太多树苗,铺不了地膜,以后只能种包谷。菜一年可以种几季,包谷只能种一季,“家里的收入肯定会受影响”,杨德文说。

说起还在北京治疗的红艳姐妹,杨德文说姐妹俩昨天和他通了电话,妹妹杨艳告诉他自己现在可以吃多一些饭了,这让他感到很高兴。他说,从妹妹杨艳烧伤后,吃东西一直都很少,似乎吃进去身体受不了一样。而妹妹杨艳在北京这近两个月的治疗期间,吃饭问题一直是医生、志愿者和所有关心小姐妹的人们担心的事,甚至有好心人丛美国邮寄了儿童维生素给妹妹。从去北京医院探望小姐妹的志愿者那里得知,医生最担心的是妹妹可能有厌食症,北京的志愿者们也在为妹妹的吃饭问题想尽了各种办法,都希望她每顿饭都能多吃一点点,那样才能康复得快一些,而不是靠输营养液。

Tags: 红艳谷 生活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35

【红艳谷】希望之光

16日6:04,红艳小姐妹家窗户透出的灯光,与停在谷口救护车的大灯似乎在呼应着。我们五人抬着担架来到红艳姐妹家,准备接小姐妹去火车站乘8:00贵阳至北京西的T88次。前一天,高冬梅一行就送来了火车上可能会用到的物品和食物,直到21点后才离开红艳谷。

6:18,一行人走向谷口的救护车。由于妹妹的双腿不能伸直,在担架上躺不平稳摩擦到伤口让她很疼痛,最后还是由妈妈抱上救护车的。

7:02,救护车直接开到站台上。列车还没有进站,在救护车上躺着的妹妹有些紧张和不安,从家出来的一路上都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不过她还是和我拉了钩,答应从北京回来后,给我看她们在天安门前的留影。爸爸在担架床上仔细的看红艳姐妹援助工作小组准备与他签署的一份援助协议。

7:06,红艳小姐妹的父亲在救护车上,他刚在援助协议上签了字。由于从来没有去过北京,那里是什么情况?孩子一路上是否会出现什么问题?医院检查和治疗下来最终会是什么结果?或许有太多的未知,他有些沉默。

7:08,姐姐因为晕车,上救护车没多久,就不得不裹着毯子蜷缩在长椅上。

7:25,妈妈抱着妹妹上火车。红艳小姐妹一家四人,从一上车就得到了从车长到列车员的特别关照。

7:28,在火车上安顿下来的红艳小姐妹一家。

7:31,T88次贵阳 — 北京西。当烧伤治愈后,红艳小姐妹一家会从北京乘这一趟列车回到贵阳。我们希望小姐妹能早日康复。

Tags: 红艳谷 希望之光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755

昨天早上与大家一起,将红艳姐妹一家送上去往北京的火车后,直到晚上回到家,在“红艳谷”网页http://hyg.ngoh.org/,才看到贵州都市报《网上募捐10万 营救烧伤姐妹》的报道。竟然没人告诉我,前几天给小姐妹拍的照片上了报纸一版,想买一份留作纪念,但时已晚没地方买报。还好,几条短信后找到两份还没被朋友丢进垃圾箱的。

为小姐妹拍的那一组照片,在本地数家公益网站、《贵阳晚报》、《贵州都市报》对红艳姐妹的报道后,也出现在了腾讯、新浪、网易等网站上。对一直想用照片来表达点什么的小生来说,这一组照片仅是自己为这件事尽一点力所之能及而已,甚感欣慰。以下为都市报全文:

网上募捐10万 营救烧伤姐妹
她们是不幸的,一场大火,姐妹俩被严重烧伤。第一阶段的治疗费用便花掉了7万多,伤势未痊愈,姐妹俩不得不离开医院,回到家中养伤。然而她们又是幸运的,一群贵阳志愿者自发组织起来,成立援助工作小组,在网上发起募捐,为姐妹俩筹集到了10万元医疗费。

网上发帖:为烧伤姐妹募捐
“个人的力量是微小的,单个家庭的力量是单薄的,但是,千千万万个有爱心的个人和家庭汇集在一起,力量是无穷的。亲爱的朋友,希望你能伸出援助之手,在这个冬天,给这两个不幸的姐妹和她们的家庭送去一丝温暖,希望在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不久的将来,姐妹俩可以像其他同龄孩子一样开开心心走进学堂,享受本该属于她们的快乐童年。”

“10万元钱,如果每个人捐100元,我们只需要动员1000个人;如果每个人捐10元钱,我们需要动员10000个人……假设每个人捐10元钱,我们现在开始爱心传递,当第10000个爱心人士参与时,我们就有可能给这对姐妹一个不一样的未来,你愿意参与吗?”

今年1月6日,贵州人公益行动网上贴出了这样一则求助帖子,发帖者是贵阳的一群热心志愿者,他们要援助的是一对农民工子女,姐姐杨红,今年7岁,妹妹杨艳,今年5岁,在去年5月11日晚家中发生的一场大火中,姐妹俩全身被大面积烧伤。

姐妹现状:烧伤落下残疾,必须尽快治疗
在贵阳市和尚坡鸭江寨水电九局宿舍区旁边一个缓坡脚下,红艳姐妹俩和父母就住在一处简易的窝棚里。为了称呼方便,志愿者们将这片荒坡叫作“红艳谷”。姐妹俩的父亲杨德文是清镇市暗流乡矿山村猫洞苗寨村民,母亲谢幺妹为织金县人。9年前,夫妻俩来到贵阳,在这里修建起了一栋土坯房居住,两个孩子就出生在这里。家里主要靠夫妻俩从附近村民那儿租来土地后种蔬菜卖维持生活。

说起半年前的那场大火,母亲谢幺妹连声叹息。由于家里没通电,照明主要靠点蜡烛。去年5月11日晚上,她在厨房点上一棵蜡烛,招呼孩子们洗完脚后,便上床睡觉了。可能是忘了吹灭蜡烛,引燃了周围的物品,导致了火灾。她和丈夫烧伤得倒不是很严重,可是三个孩子中,杨红和杨艳姐妹俩全身被严重烧伤,6个月大的小女儿杨美美葬身火海。虽然经过医院治疗,两个孩子的伤情得到了控制,但姐姐杨红的头部和身体烧伤部位表皮没有封闭,有脓化层,导致结痂长期附着,而且面部烧伤须植皮;妹妹杨艳的腿长期不动,关节可能已经钙化,韧带已收缩,肌肉严重萎缩,腿基本已残疾,必须尽快治疗。下一步治疗需要的费用在10万元左右,这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网友牵线:捐款超10万元,今日赴京治疗
今年1月2日,志愿者“旦暮之遇”、“无名小卒”等人得知姐妹俩的情况后,自发组织成立了“红艳姐妹援助工作小组”,在网上发帖为姐妹俩募捐医疗费。社会上不少爱心人士获知红艳姐妹的遭遇后,纷纷通过志愿者为姐妹俩捐赠医疗费用。

1月10日,经过志愿者们的多方联系后,从北京传来了好消息:北京“天使妈妈”基金会志愿者跟北京某医院的烧伤中心取得联系,等医院一有床位,便可接收红艳姐妹进京治疗。医疗费用募捐方面,截至目前,募捐总金额已超过了10万元,登记信息的捐款人数达到了1200多人。有了这笔资金的支撑,姐妹俩前往北京治疗期间的生活、交通费用外,还有后续的康复、整形,以及可能出现的肢体残疾的矫治费用等基本有了保障。
昨日下午,记者从组织此次募捐活动的志愿者处了解到,北京的医院已经有了床位,志愿者们已经为姐妹俩和随行的家人买好了火车票,今天上午8点,他们将启程离开贵阳,前往北京进行治疗。(记者:任勇 | 实习生:陈晓佳)

Tags: 红艳谷 贵州都市报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962

【红艳谷】家长对老师的信赖

昨天,在街头,接到电话,说需要一些红艳姐妹伤情的照片,发到北京给烧伤专家作初步病情了解和分析,于是再次去到小姐妹家里。与“红艳姐妹援助工作小组”(以下简称“小组”)里的各位老师前辈比起来,我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

小姐妹家里有小伙伴和姐妹俩一起看电视,已经可以收看卫星电视节目了。我把拍照的想法与小姐妹的妈妈作了沟通,原想着已去过一次,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没想到她提出得先问问李老师(小姐妹读书学校的校长,也是小组成员)才行。我没有李老师的电话,于是开始到处给小组里的其他前辈老师打电话要李老师的电话,折腾一圈结果没打通的没打通,不知道的不知道。最后小姐妹的妈妈用我的电话把爸爸从山上的菜地里叫回家来,这才与李老师联系上。我把拍照的原由和照片用途在电话里告诉李老师,直到听到李老师在电话里说“好的,可以的”,红艳父母才让我开始拍照,可见小姐妹父母对李老师的信任和依赖。

拍照离开时,不得不给小姐妹道歉。因为上次去时,我答应她们“下次来就会把照片带来”,因为是从街头动身,去得匆忙,所以没能把她们的照片带去。

今天晚上9:13,在“红艳谷”QQ群里,看到目前收到的红艳小姐妹救助款已有63353.7元,这是个好消息。希望这个“寻找一万人,每人捐助10元帮助红艳姐妹”的活动能有更多的参与者。

“红艳姐妹援助工作小组”的工作进展,以及红艳姐妹的现在的状况和财务信息,全部在“红艳谷”http://hyg.ngoh.org/里可以看到。

Tags: 红艳谷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665

【红艳谷】寻人启事

1月6日,“贵州人公益行动网络”在网上发起了一个对红艳姐妹的救援行动——寻人启事:寻找一万人,每人捐助10元帮助红艳姐妹。因为两个孩子第一阶段治疗费用预计10万左右,10万元钱,如果每个人捐100元,只需要动员,000个人;如果每个人捐10元钱,需要动员10000个人……,假设每个人捐10元钱,现在开始爱心传递,当第10000个爱心人士参与时,就有可能给这对姐妹一个不一样的未来。这项爱心接力,截至2010年1月8日17时00分,已寻找到676人,还差9324人。

虽然每个人所能提供的帮助是非常微小的,但是很多人一起就可以聚沙成塔,您的一次小小善举,就有可能改变小姐妹的命运。

支付宝捐助账号:bbgdm012@gmail.com,姓名:高冬梅

Tags: 红艳谷 寻人启事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731

【红艳谷】重伤女孩渴望早日重返校园

蜡烛照明点燃工棚,大火造成三女儿一丝两伤
——重伤女孩渴望早日重返校园

《贵阳晚报》2010年1月6日,第35版报道
习生:吴家芮 | 记者:向顺清

目前,病重小孩已停药数月,骨肉已日渐萎缩。医生称,再不及时治疗将留下残疾。

“整天睡在床上实在太难受了,我很想早点回到学校,跟同学们在一起。”昨日下午,在位于三桥附近的金鸭村鸭江寨的一个简易工棚内,记者见到两名身受重伤的女孩时,她们说出了同样的话。

这两个小孩名叫杨红和杨艳,她们两人身上都留有大片烧伤的痕迹——8岁的小杨红,头部和右手臂多处被灼伤,无法穿上长袖衣服;6岁的小杨艳,两腿全部被烧伤,无法行走,两腿的膝盖已被烧得不能正常伸展,躺在床上有几根铁丝支撑的棉被下……

两名年幼小孩遭遇的不幸,正是缘于2009年5月11日,发生在家里的一起火灾。杨先生介绍,由于没钱点电灯,自己从清镇老家来到鸭江寨做种菜生意后,便一直用煤油和蜡烛照明,火灾由此而起。

“除了这两名受伤的女儿,还有一个出生刚几个月的女儿也没被就出来,直被活活烧死。”昨日,谈起这一噩耗,杨先生夫妇泪流满面。杨介绍,当日晚9点多钟,三姐妹睡在卧室里的一张床上,而自己与妻子正在洗漱。“突然听到一阵火烧的声音,并闻到一股油烟的味道……”杨跑出来一看,发现卧室燃起的火焰已经窜到了屋顶,于是进屋去抢孩子,而杨在火堆中抢出杨红和杨艳后,由于火势太大,再也没能进去抱出他刚出生几个月的孩子。

事发当晚,急救车迅速将两名严重受伤的小女孩送往贵医附院进行抢救治疗。当地政府获知此事后,送来6000元的医疗费。之后,两姐妹就读的万江小学的校长李中毅积极奔走,申请政府救济、发动学校、企业捐款……共为两姐妹募捐4万余元,加之杨父借的3万多元,撑起了两姐妹在贵医附院近40天的住院治疗,从而将两姐妹挽救。

可就在她们住了40天院后,家里实在无力承担巨额的医药费,在欠下医院7000余元治疗费后,被迫回家休养。回家的这几个月,杨父只得找一些草药偏方来医治,但均无疗效。

昨日下午,经万江小学校长李中毅联系,一家名叫“苹果园”的民间公益组织,带着慰问品,并请来了贵钢烧伤医院的医生,对两姐妹的病情进行了检查。经医生的初步诊断:两女孩现在属于严重的营养不良,而二女儿因病情延误,双腿肌肉已严重萎缩,如再不接受正规治疗,就有可能面临截肢,留下终身残疾。

但是,如果要想完成她们前期的基本治疗,至少还需要8万元的费用,这对于杨家人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只要还有希望,我都会一直坚持下去。”杨父说。

在记者欲起身离开杨家时看到,两姐妹仍在看着碟片学习乘法表和英语字母。

记者问:“病好了,你第一件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们要去学校,跟同学在一起……”面对提问,两姐妹的回答毫不犹豫。

红艳谷地址http://hyg.ngoh.org

Tags: 红艳谷 贵阳晚报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16

【红艳谷】如此的苦难

原本这里没有名字,在2009年5月11日,这山坡上一户住在土坯房里靠租地种菜为生的人家发生了一场火灾。大火夺走了这户五口之家里,三个活泼可爱的女儿中年龄最小的杨美美,幸存下来的杨红和杨艳,分别只有8岁和6岁;幸运的是她们从那场灾难中活了下来,不幸的是因无钱继续治疗,她们的病情正在恶化,身体上大面积的烧伤在溃烂。虽然历经如此苦难,但这一家人仍然在艰苦的生存环境下与伤痛作顽强的抗争。由于没有人能说清楚这片山坡的地名,于是去探望和帮助这户人家的NGO成员们,就把这里叫做“红艳谷”——这一对小姐妹的名字。

2010年1月6日,室外气温2℃左右。在木板搭建,用塑料布蒙墙遮挡冷风的狭窄屋子里,没穿上衣坐在火炉边的姐姐杨红和躺在床上的妹妹杨艳。杨红因为头部、面部和身体上的烧伤在继续化脓,没法穿上衣服;杨艳因双腿大面积严重烧伤不能行走,已在床上躺了半年。盖在她身上那看上去堆得高高的一大床被子,里面是一个用几根木棍和铁丝做的拱形支架,被子是盖在这架子上的。1月4日,NGO成员请到了烧伤医院的医生到这里给红艳小姐妹作表面诊断,医生给出的结论和建议非常不乐观。

两姐妹都喜欢吃棒棒糖。姐姐杨红说自己已经换了三颗牙,妈妈在一旁打趣说一个缺了牙齿的小姑娘啃棒棒糖,引得杨红咧开嘴笑起来。1月4日,烧伤医生对姐姐杨红病情的初步诊断结果为:杨红头部和身体上的烧伤部位因为表皮没有封闭,有脓化层,导致结痂长期附着;而且面部烧伤须植皮,否则以后会张拉变形;烧伤后变形弯曲的手指必须尽快强制活动。

躺在床上的妹妹杨艳听到妈妈和姐姐关于牙齿的谈话,嘴里含着棒棒糖说她还一颗牙都没掉。1月4日,烧伤医生对妹妹杨艳病情的初步诊断结果为:杨艳的腿长期不动,可能关节已经钙化,韧带已收缩,肌肉严重萎缩,还可能有已触及骨骼的脓化组织。结论是腿基本已残疾,也有可能会截肢,必须尽快治疗。两个孩子第一阶段治疗费用预计10万左右。但是,她们没有钱,并且严重营养不良和缺乏专业护理。

两姐妹在看新买的电视和影碟机里的小学课程光碟,爸爸杨德文早上卖菜回来,现正在准备一家人的中午饭。杨红杨艳很喜欢学习,烧伤前姐姐上三年级,妹妹上一年级,现在不能出门上学了,就在家里跟着电视里的课程学习拼音、简单的唐诗、作文和一些数学,“我这两个娃娃读书成绩都很不错的”,妈妈谢兰说。

吃完一粒棒棒糖后,姐姐杨红还想再吃,但烧伤后变形弯曲的右手剥不开糖纸,妹妹说:“我来帮你吧”。在妹妹的床头,吃着妹妹帮忙剥开的糖的杨红,被我的笑话逗笑了。

这个家庭9年来,在贵阳靠种菜为生,每月的收入约400元左右,没有其它经济来源。这是一个遭遇了不幸的家庭,但家庭里的每一位成员都非常坚强,两姐妹的父亲杨德文说“决不会放弃”。虽然两姐妹还很小,但她们懂得互相帮助互相鼓励,都希望自己赶快好起来,并在顽强的与伤痛抗争。但是,这么高昂的治疗费用,对这个家庭来说无疑于天文数字;而这么小的孩子,如果再不能得到有效的治疗,等待她们的将会是怎样的未来?
红艳谷地址http://hyg.ngoh.org/
捐款账户:工行贵阳延安东路支行 / 户名:高冬梅 / 账号:2402070301000759221

Tags: 红艳谷 贵阳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646

红艳谷

贵阳市三桥和尚坡鸭江寨,水电九局宿舍区西部山坡上,有一户来自清镇市暗流乡矿山村猫洞苗寨的人家,住在土坯房里靠租地种菜为生,至今已有9个年头。虽然在这里晚上咫尺就是城市的万家灯火,但土坯房只能用蜡烛照明。正是蜡烛和盖房的油毛毡,在2009年5月引发了一场火灾。那场火灾带走了这户五口之家里,三个活泼可爱的女儿中年龄最小的杨美美,幸存下来的杨红和杨艳,分别只有7岁和5岁;幸运的是她们从那场灾难中活了下来,不幸的是因无钱继续治疗,她们的病情正在恶化,身体上大面积的烧伤在溃烂,植过的皮也坏掉了。尤其是5岁的杨艳,“她已经躺了半年,现在的脓疮看上去腿上都没有肌肉”(引自博客“白胖并快乐着”)。

由于没有人能说清楚这片山坡的地名,于是去探望和帮助这户人家的好心人们,就把这里叫做“红艳谷”——这一对小姐妹的名字。她们急需得到帮助。

红艳谷地址http://hyg.ngoh.org/

极个人的看法:那些照片的拍摄者充满爱心,也是小生我非常敬重的前辈,但是,照片给人感觉相当的冷漠和对受害者的入侵和剥夺。小姐妹遭受的苦难已如此之多,为何还要被如此对待,以至于不得不问:为什么要这样拍?

Tags: 红艳谷 贵阳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295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