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田野手帐】第五季2:我的田野

 我认为,田野不一定就要在田野。所有实地参与现场的工作,都可称为“田野”。所以,我觉得课堂就是我的“田野”。

2017年3月9日,星期四,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堂课——“社会实践和社区服务”开课。

我没有丝毫教学经验,没有社工证,没有教师资格证(如果有家长看到这些手帐,估计会抓狂,哪怕找堂主退学费也是有可能的啊)。我坐在中学部所有学生中间,“我不想你们叫我‘老师’,也不想称呼你们为‘同学’,因为这样的称谓带有过强的身份标识。我能够和大家一起进行这门课程,并不是因为我曾经有多‘正确’过,恰恰相反,是因为我犯过的错误比你们都多得多。所以这个学期新开的这门课程中,我们需要大量的交流和互相学习。”于是,我们互相成为了小伙伴——至少当时在课堂上是这样的。
 
了解课程内容,三组小伙伴选出自己的组长,回答一些大家的提问后,我尴尬了。因为我以为我是按照一堂课时间“备”的课,实际情况是课程才进行到一半就就消耗掉了我以为储备充足的弹药。好在这门课程除了社会实践和社区服务,还有写作和摄影的技能提升内容,这个难不住我。
 
小伙伴问:手机可以拍出好照片吗?
 
照片好不好,与器材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这张照片传递了你想传递的信息,对你来说它就是一张好照片。我回答。
 
有小伙伴问我平时用什么拍照,我说大多数时候用手机。“我们看见你给我们和其他老师上课时拍照用的是单反。”其他小伙伴在一起哄笑,眼神里带着小小狡黠。
 
我正好坐在暖气旁,还穿着羽绒服,额头闪现汗星。起身脱掉羽绒服,挽起衬衣袖子,遥遥托举着教室墙上,小伙伴们上周自己讨论并制定出的新学期守则中的“尊重”两字,说:“用更专业的设备拍摄而不是随手用手机,是因为我尊重我的拍摄对象,一如我尊重在座的各位小伙伴和这份工作,以及由此获得的向各位学习和交流的机会。”
 
然后我们讨论了“一张猩猩的自拍”的知识产权归属问题;摄影师凯文•卡特获得普利策奖的摄影作品《饥饿的小女孩》在拍摄时和拍摄后,给大众,尤其是摄影师带来的精神上的冲击和伦理问题;还有面对未成年人的拍摄和传播的法律和道德问题等等。然后我告诉小伙伴们——不管是手机还是专业相机,不管你是未成年人还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从你将镜头对准了拍摄对象的那一刻起,你的身份就是摄影师。最后,借用罗伯特•卡帕“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结束了本次关于摄影的环节。
 
然后聊到写作。“实话实说,我不知道怎样教别人写出一篇可能会拿到高分的作文,因为当初我的作文分也不高。但我们可以尝试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写作。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每个人都有自己观看这个世界的方式,为什么要用同一种模式来表达?”我坐在他们中间,死一般的沉默?一片嘘声?胸腔内的那头小鹿已将我横隔膜以上部分都撞得稀烂稀烂。不管怎样我都做好了准备。但是小伙伴们给了我掌声,是的,这次是我本次课堂上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掌声。艾玛,小伙伴们是真爱!
 
最后,我说:“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事情,没有绝对的对和错。请大家丢掉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道德优越感,不要觉得我们是在去帮助别人。没有的事。谁帮助了谁还真说不定。我们的这门课程,是希望大家能够怀着对世界的敬畏之心和冒险精神,去了解这个城市里不同人群的生活。有所敬畏,方勉为良善,并多问几个为什么——他们是谁?从哪里来?面临什么困难?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使现状改善?”我用这次课程唯一严肃而认真的一次谈论总结作为收尾,结束了这堂课。
 
到了这个年纪,如果说我还有什么梦想的话,那就是我希望成为一个人类学家或社会学家。乱翻了这么多闲书,我还是分不清楚两者在具体行动方式上的区别。

Tags: 田野手帐 田野 手帐

分类:田野手帐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77

【田野手帐】第五季1:隐秘大陆

 

 飘窗上的现任堂主颜,左脚踝搭在右腿上,眼睛和嘴微笑成两条铁轨样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对我说:“早啊!”每次见到堂主颜,我都会想起第一次见到他和堂主姜时,差一点就双手抱拳对暗号——地振高岗,一脉溪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

我嗫嗫嚅嚅说:“马上,拿相机就走。”卸下背包,掏出电脑,塞进堂主颜的佳能5D,抽身把身后老白关爱的眼神夹断在门缝里。

今天是2017年3月8日,我迟到了。3月学校开学后,从我在卫星城郊区的家到幸福学堂,如果赶不上第一班79路公交,就会迟到。

前晚同贵阳市后巢乡山上的流动儿童学校——宏宇学校的李连考校长微信约好,今天上午11点前我要赶到学校,向他汇报和沟通幸福学堂这学期开设的“社会实践和社区服务”课程,因为中午1点前校长要赶到市电视台录节目。

关于这门课程,芽尖原本只是一个乐施会的种子基金小项目——资金少、时间短。但在堂主姜和堂主颜“哪怕只能做一点也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的意见和建议下,这个学期不但要完成这个项目,还可以项目的合作伙伴——宏宇学校——的流动儿童为服务对象,为学堂中学部的同学们开设一门“社会实践和社区服务”课程,由我来担任这门课程的教授老师。

记得当太座匠得知我竟然有机会成为一名老师时,她的表现一反常态,异常冷静而又压抑不住的喷薄(就像一粒酒心巧克力里的酒被换成了遵义子弹头),你做过的工种也已经不计其数了,倒是老师还没做过,不过这也应该难不住你。她说。

这是我第一次去宏宇学校,除了要与李校长沟通双方需互相配合的课程内容,也是为下周就要开课,每周带一组中学部学生到宏宇学校来探探路。

从学堂出发,要转两趟公交,然后步行约2km穿过城中村才能抵达学校。堂主们从安全的角度,曾建议一趟就把老师学生都车来又车去。但我认为,既然是社会实践和社区服务,在课程期间都应是实践和服务,我们的服务对象通过怎样的途径与外界连系,我们就以同样的方法走进服务对象——虽然这对学生和学堂来说,都要承担一些风险。最终堂主们同意了我的想法。

10:45抵达宏宇学校。学校每间教室都不大,因为一间民房就是一间教室,里面十几个小学生虽然拥挤,但精神饱满。整个学校只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操场和两三张乒乓球台,向一间开着门的教室里正在上课的女老师打听校长办公室,她指着一间活动板房材料隔出来的房间说,对面二楼就是。

在办公室门口等李校长,一位年轻人从三年级教室里出来,热情将我引进校长办公室(同时也是副校长办公室、监控室、体育器材室和播音室)。几分钟后李校长到来,我们在幸福学堂的开学典礼上见过,虽然我是学堂的新人,但也算是旧识,简单寒暄就直奔主题。看了课程设计、时间表,了解了课程设计的初衷和目标后,李校长非常爽快同意了课程的开展,并介绍副校长——带我进校长办公室的那位年轻人我们相互认识、交换联系方式后,上午的课程全部结束的午餐铃声响起。

起身告辞,两位校长留我在学校和学生们一起营养午餐,我不好意思,就借口中午1点半有课准备离开,并征得两位校长同意在校园里拍了一些照片。

一百多名小朋友排队打饭的队伍沿着楼梯弯弯曲曲,像蚯蚓一样从食堂一直排到校长室门口。门卫大伯忙着照看打打闹闹的学生,无法分身开校门让我离开,于是我边拍照边等。小朋友们一见相机,个个都是表情帝。就这样一直拍到快中午1点,在校门口遇到李校长。他说原本说好要来接他的车突然来不了了,我们一起走下山。

出校门,校长身后跟着三个女学生,边走边聊天,发现她们三人自己聊天时用的好像是苗话,才知道她们都来自关岭县,都是随打工的父母到贵阳后,因家庭变故而生活失去依靠,于是李校长不但让她们免费入学住校,还免费提供吃、穿,现在宏宇学校上三年级、五年级和六年级。她们这样的孩子在宏宇学校还有五名。目前,在宏宇学校一到六年级不到120名小学生中,就有超过40名因家庭困难而免费入读的学生。留在学校让这些孩子暂时不至于游荡街头或靠捡垃圾为生,但也给学校带来不轻的负担。今天李校长就是带她们去录制节目,希望这些完全失去生活依靠的儿童能够得到社会的更多关注和援助。路上还遇到去宏宇学校给孩子们上美术课的志愿者。

走到山下,已超过电视台录制节目的时间,李校长在接到催促的电话后打到一辆“黑车”,我们就此分手,我要去另一个方向1km外的公交车站。路过一间外墙用木板层层叠叠打满补丁的木屋,屋子前站着三位穿着颜色艳丽毛茸茸紧身短上衣和皮裤、短靴的年轻女子,其中一位带地方口音在大声讲电话:“你啊点还要不要人嘛?……25岁……都做得来的……”

Tags: 田野 手帐

分类:田野手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80

【 手机黑白 】 街头

贵阳 汇金星力城

Tags: 手机 黑白 街头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48

“绻绻手工皂”更名为“皂办处”

即日起
 
“绻绻手工皂”更名为“皂办处”
 
“绻绻手工”作为工商注册机构名
 
会一直沿用至下次注册期满年审时变更
 
 
 “皂办处”取“造办处”谐音
 
造办处是一个在中国历史延革中
 
逐渐成熟并且细分至专业化的概念
 
造办处鼎盛时期
 
荟萃了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
 
专为皇家制作各种用品
 
民间把造办处也叫做“百工坊”
 
因此“皂办处”不但是“工坊”
 
还接受客户的定制
 
 
“皂”字头上一撇
 
为一片橄榄叶
 
寓意一是
 
我们的产品均为天然手作
 
寓意二是
 
橄榄油是冷制手工皂的基础油
 
几乎大部分的冷制手工皂都会用到
 
 

Tags: 手工皂 皂办处

分类:皂办处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98

【皂办处】云上赤水|丹青赤水手工皂篇

 在不同的地方,发现不同的美,然后在生活中延续……

【皂办处】云上赤水|丹青赤水手工皂篇

 

Tags: 皂办处 手工皂

分类:皂办处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92

【皂办处老司机】秦王破阵乐

早晨继太座匠后,又送老客户陈哥去他位于这个城市北边郊区的公司。陈哥昨天说电影《Crazy Heart》Jeff Bridges版本的《Hold On You》太西部慢调,今早我换了《秦王破阵乐》,他一路微笑,并两次要求我将音量调大点。 

Tags: 黑车司机日记 黑车 司机 日记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17

【翻书】我们台湾这些年

1、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台湾的民众都被教育着共产党要“血洗台湾”,因此从很小开始我就有这种阴影,害怕真的被血洗了。一直到 20世纪 80年代开始,台湾一般民众才慢慢从这阴影中走出。
 
2、1986年,不管是台湾还是国际上都精彩无比。小朋友们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美国那橘色火箭的“挑战者号”,在现场播报者兴奋的语气中升空,一分钟后整个爆炸。看到这样的画面,大家都傻掉了。当年,说未来要做航天员的小朋友少了很多。
 
3、蒋经国在“双十节”指示修订“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开启台湾民主“宪政”之门。国民党要人则纷纷质疑,有人说:“这样可能会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4、记得在我 20岁时,意气风发,立志在 10年后的 30岁,学胡适《四十自述》来写个《三十自述》。但 10年就如一夕狂饮,在那种吐了又喝,喝了又吐的丑态中过去,一夕醒来发现自己仍然一事无成,而台湾,每天都在改变。
 
————
 
《我们台湾这些年》
作者:廖信忠 
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副标题:一个台湾青年写给13亿大陆同胞的一封家书
出版年:2009-11
页数:292
定价:29.80元
装帧:平装
丛书:我们台湾这些年
ISBN:9787229012755

Tags: 台湾 廖信忠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940

给外甥的信—关于教育

我唯一的外甥:
 
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与我离开校园进入这个社会的时间一样长,所以,我们俩是同时在学习怎样度过自己的人生,并同时都在努力学习与这个世界好好相处——到现在我也没怎么学会。
 
人的一生,总会面临这样、那样的种种抉择,总会遇到很多事,哪怕是最细微的小事,往往也会影响一生的道路,它们环环相扣,但可能要到很久以后才会显现出必定的结果。
 
个人经验使得我们对于未来预期过于死板。我们通过自身的经验来产生世界观,并受限于自己的想象力,因为想象力是通过过去的经验来组成对未来的预测——但是我们知道的东西是不足以帮助我们预测未来的。于是当我们听到一个和经验相违背的对于未来的预测时,我们就会觉得这个预测偏了。如果我现在跟你说你可以活到150岁,280岁,甚至会永生,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扯淡——“自古以来,所有人都是会死的。”是的,过去从来没有人永生过,但是飞机发明之前也没有人坐过飞机呀。
 
在我看来,当下的应试教育只是在用”会不会飞”这唯一的”标准”来粗暴衡量鹰、蝇、虎、象、熊、牛和鱼等各种各样不同的存在和价值。在这唯一的标准面前,除了鹰和蝇,其他物种终其一生都会觉得自己很蠢(这就是来自庸众的迫害)。而这种为了一场场考试而拼命的教育,就好比是为了看一场2小时的电影,你需要先要在电影院门口站着等6个小时不能离开——这6个小时其实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它本可以被用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应是培养人的健全人格,即“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陈寅恪)和扩展人的视野,而非相反。
 
世界因为有许许多多的不同才如此多元,世界也因为有了各种不同的观点并且这些观点都能得到包容和接纳才如此丰富多彩。
 
承认世界的多元并包容不必是郑重凛然的,它也可以很平凡。比如,看见一只甲虫在路中间,有人一脚就踩过去。有人想想:它也不容易,于是抬脚跨过去。这也是包容,容得下一只甲虫走它的路。
 
关于你应该选择文科还是理科,相信我的妈妈和你的妈妈已经告诉了你应该怎样去选择的原因和理由——甚至她们心里已经帮你作了决定。但那又能怎样呢?最终的决定还是得你自己来作出,并对这个决定负责——未来的两年半,没有人能代替你去完成你必须完成的学业。所以,就像伍迪•艾伦所说,对于我们无法预测的未来,如果你的顾虑太多,就会变得优柔寡断,甚至呈现出一种病态,所以还是勇往直前的好。该来的还是会来,你无法预料的。
 
是否成为别人平庸记忆里那个金光闪闪的”蠢货”,这或者是极致的穷途末路,也或者是一个新世界的开端。
 
SO,不论你最后选了文科还是理科,“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切•格瓦拉

Tags: 教育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862

你皂吗 | 古人洗浴用什么(南北朝)

 用“淘米水”做洗涤用品,成本其实并不低,在谷物并不富足的古代,“淘米水”对普通人家来说可谓奢侈品。于是,古人寻找到了一种更为廉价的洗涤物质——皂荚。

南北朝时期流行用皂荚洗沐
 
皂荚,是中国特有的苏木科皂荚树所结出的果实,含有胰皂质,其汁有极强去污能力。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草篇》中有这样的说法:“鬼皂荚,生江南地,泽如皂荚,高一二尺,沐之长发,叶去衣垢。”段成式笔下的“鬼皂荚”就是皂荚的一种,可以用来洗头,其树叶也有去污功能,可用来洗衣服。
 
皂荚因品种的不同,去污功效也有差别。苏敬等所编《唐本草》中记载,“猪牙皂荚最下,其形曲戾薄恶,全无滋润,洗垢不去。”有一种名为“肥皂荚”的皂荚,洗涤效果最好。宋代以后出现的“香皂”,所用的主要原料就是这种肥皂荚,现代的“肥皂”一词,应该由此而来。
 
用皂荚洗沐,在南北朝时期的南朝率先开始流行。从史料所记来看,皂荚还是一种颇为讲究的洗沐用品,上层贵族洗浴时都用。《南史•齐本纪》记载,齐明帝萧鸾便“尝用皂荚”。
 
从萧梁时起,南朝坊间便流传着一首童谣,其中有一句是,“黄尘污人衣,皂荚相料理”,反映的便是时人用皂荚洗涤的情形,后来这首童谣被解析为陈朝将被杨姓隋朝灭掉的谶语。
 
宋元时期,皂荚仍是一种常用的去垢用品,宋人张耒《皂荚树》诗中写道:“不缘去垢须青荚,自爱苍鳞百岁根。”甚至宋朝后宫女人洗浴时也都用皂荚,南宋诗人陆游《老学庵笔记》便称,“禁中用胭脂、皂荚多。”
 
皂荚是一种纯天然肥皂,在古人所用洗涤用品中存在时间最长。一直到今天,偏远农村中还有人用皂荚代替洗衣粉来洗涤衣物。
 
值得一提的是,皂荚不仅是一种良好的天然洗涤用品,还是一种用途广泛的中药材。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已将皂荚入药,称皂荚可以医治咽喉肿痛、小便淋闭、胎衣不下等几十种疾病。
 

Tags: 手工皂 绻绻手工皂

分类:皂办处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745

你皂吗 | 古人洗浴用什么(先秦篇)

 现在人们洗澡有各种品牌的肥皂、浴液、手工皂,甚至还有专门针对婴儿和女性使用的洗浴用品。可在古代,先民们是靠什么去除污秽的呢?
 
先秦时期淘米水“潘”曾是高级洗涤用品
 
从史料记载可以知道,先秦时期人们洗浴时所使用的去污用品,是一种叫“潘”的用品。
 
绻绻手工皂 淘宝7年老店记载先秦时代典章制度的《礼记》中,记载了当时的洗浴要求。《礼记》中的《玉藻》篇中有这样的说法:“日五盥,沐稷而靧粱。”这里的“沐”是洗头发,“沐稷”,即用淘洗稷的水来洗头发;“靧”即洗脸,“靧粱”就是用淘粱的水来洗脸。整个句子连起来理解,就是每天洗五遍手,用淘洗稷粱的水来洗头洗脸。
 
淘洗稷粱的水,其实就是今天所说的“淘米水”,这种水古人又称为“淅米水”。作为一种洗浴用品,古人专称为“潘”或“潘汁”。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记载“潘,淅米水也”。
 
“沐稷而靧粱”,是先秦时期对“君子”即有身份人士日常洗浴的要求。可以看出,“潘”这种淘米水还是一种高级洗涤用品。
 
当时,用“潘”来给老人洗浴方能显示出对老人的孝敬。《礼记》中的《内则》篇记载:要为年迈的父母搞好卫生,“五日则燂汤请浴,三日具沐。其间而垢,燂潘请靧。足垢,燂汤请洗。”意思是,五天烧一次热水给父母洗浴,三天帮父母洗一次头。这期间如果父母的脸脏了,要烧热水,用潘来清洗;如果脚脏了,也要烧热水帮父母洗干净。
 
淘洗谷物的水确有去污功效。经现代科技分析证实,这种先秦时期的高级洗涤用品含有“水溶性维生素”及“多种矿物质”,不仅是一种绿色营养型洗涤用品,还能消炎止痒呢。
 
根据淘米水所具有的这种特殊洗涤功能,古人还发明了以谷物为主的多种洗浴用品,如用淀粉泡澡的“淀粉浴”,用麸皮沐浴的“麸皮浴”。现代仍有人将“淘米水”作为洗手嫩肤的秘方,长期用淘米水洗手会让手变得白嫩。 
 
绻绻手工皂

Tags: 手工皂 绻绻手工皂

分类:皂办处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067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